以Voice Street为例,解析NFT在音乐元宇宙的价值与角色

ThePrimedia 水手 发布在 NFT/非同质化代币
 34524  0

作者|Spike

 

音乐元宇宙赛道正在活跃开来,去年以来,数十家音乐NFT项目获得了早期融资,其中不乏a16z 领投的Royal Sound.xyz这样抢眼的新项目。整体来看,这些融资集中于种子轮,表明行业较为早期;且多以用NFT进行流媒体、交易平台、创作和版权的线性解决思路进行Web3的迭代。

 

本文将在音乐NFT与元宇宙融合的语境下,以音乐元宇宙项目Voice Street,向大家介绍NFT在元宇宙世界基础要件的功用——对从创作、交易、版权、收益到用户参与、粉丝互动、音乐人养成以及演唱会等全方位进行Web3迭代,赋能音乐运营和粉丝经济,让NFT音乐在元宇宙世界自由流淌。

 

创作者权益

行走在音乐元宇宙3D明星舞台

 

数字化正在改变音乐赛道的竞争格局,Web3创作者经济新模式成为形成机构竞争力的第一推动力。

 

Web3创作者经济新模式的探索之道,从解决巨头操控、版权侵权、缺乏标准化、资源分配不均等一系列顽疾开始。

 

数字音乐行业的发展,历来被以下几座大山所压制

 

巨头平台绝对主导地位,版权方如经纪公司、音乐版权协会等音乐行业组织相对分散和弱势,无法保证创作者和粉丝的利益。

在数字音乐复制过程中,由于材料、机器和场地的成本低,导致侵权行为普遍。

独立音乐人很难从音乐创作获利,版权问题和音乐人分享系统的建设亟待完善。

 

Voice Street 从创作者经济新模式探索之道出发,通过对音乐产品、IP音乐人横向和纵向两个方向的开发,旨在进一步扩展音乐IP渠道和增加收入,解决以上传统音乐赛道中的痛点。

 

相较于传统的音乐公司,Voice Street能让音乐人可以轻松、便捷地融入音乐web3.0的世界。

 

? Voice Street提供的web3.0音乐基础设施,音乐人可以发布自己的NFT作品,参与IMO,获得发布音乐作品的初始资金;

 

参与Live House在线演唱会、DAO社区与粉丝进行多方面的沟通,积累名气和粉丝群。与Voice Street合作的音乐人将得到更多的收入(额外web3.0的收入);

 

单纯的发行NFT并不能给音乐人带来长期稳定的收入。Voice Street更注重对于音乐作品的深度开发,尝试全方位的帮助音乐人,通过对于音乐从制作(NFT发行交易平台)到发行(IMO),到后续运营(元宇宙演唱会、元宇宙音乐游戏、定制化场景、音乐人DAO粉丝社区)全方位实现音乐IP衍生价值的多元开发,实现NFT版权价值和NFT所有者权益的最大化。

 

Voice Street通过横向和纵向的双向渠道设计,期望打造出多维立体的创作者权益方式。通过区块链承载的数字资产经济模式,以数字音乐IP内容为核心数字资产,帮助音乐人将其制作的数字音乐进行资本化运作。从而使他们在使用、管理、流通作品的过程中不断获得收益,并提供便捷、去中心化的音乐传播渠道——未来每个明星都会化身3D形象在metaverse中进行演出,让数字音乐产业正朝着版权正版化、内容多元化、粉丝社交化等多个方向发展,逐渐呈现出综合化、互动化的交融发展模式。

 

Voice Street 的目标是构建音乐 Web3.0 的链上基础设施,通过对音乐版权,艺术家相关 IP、音乐衍生品 NFT NFT 游戏化和元宇宙的链上开发,实现音乐 IP 衍生价值的多重拓展,解决音乐 IP 变现渠道单一,变现能力差的问题。

 

图源:《Voice Street whitepaper

 

平台重点在于解决数字音乐创作、存储、发行、交易以及IP衍生品开发和粉丝运营中的各种问题,包括区块链确权、版权交易的智能合约、数字内容存储和粉丝经济等解决方案。技术结构遵循分层、模块化的设计理念,强调框架的可扩展性、互动性、性能和安全性。

 

 

图源:《Voice Street whitepaper

 

如图所示,平台生态技术结构是由底层区块链模块及其相关的外围生态组件集合而成,基于用户层、语音街服务层、区块链核心层、基础组件层和公共服务层的结构设计。

 

与传统中心化的巨头平台专注于粉丝型明星不同,Voice Street 专注于扶持有创意的独立音乐人和音乐新秀,帮助他们整合线上社区、线下演出和个人品牌,实现粉丝变现、价值增长和内容创新,从而实现泛娱乐数字音乐生态的共赢。

 

作为一个致力于将音乐带入 Web3.0 LabsVoice Street项目团队由硅谷的连续成功创业者、前华纳音乐高管组成,在音乐发行运营,版权保护、游戏开发方面有着多年经验。目前项目合作的机构包括知名音乐版权运营公司Believe、音乐厂牌Goal MusicMOSTSTUDIO 25以及纽约、北欧、香港等多家娱乐公司,已经有 30+200-500 万粉丝的知名音乐人与 Voice Street 达成合作,登陆 Voice Street Metaverse Concert 举行自己的演唱会。

 

Voice Street 还帮助 7 位来自不同国家的音乐人,包括 Kpop 明星 Kevin Shin、百大 DJ 22BULLETS、百大 DJ Pink Panda、百大 DJ KAKA、马来西亚 Eric MooRapper 8UCKRapper Long Zeyu 等,成功推出7 IMO。与平台合作的音乐人和机构关注度都在百万到千万以上,本身拥有大量的关注度和粉丝,相较于其他区块链项目,更容易让用户理解并参与。

 

对创作者权益的重视,是 Voice Street 布局元宇宙的根基与土壤,旨在推动创造者经济。

  

用户成长和收益

 

Voice Street 所在的艺术领域,如何将Web2用户引入Web3是面临的最大问题。Voice Street 正在尝试最大限度达到让用户无感化使用IMO(Initial Music- copyright Offerings)来自 Voice Street 的音乐元宇宙新模式,是针对音乐领域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将初始音乐-版权发售(首次音乐版权发行)的概念推至风口浪尖。

 

Voice Street 出现之前,区块链技术在数字音乐领域的应用大多是以数字资产作为数字音乐的支付结算工具。典型代表是基于以太坊网络ERC20标准的同质化代币FT,用于数字音乐成果的结算,便于跟踪流通地址和数量,但只能表达信用和代币价值。此后,音乐领域的数字化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发展:

 

第一阶段:数字音乐支付结算和发行资源交换

用非同质化代币NFT来代表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价值。

第二阶段:关键规则的链上操作

以合约的形式把数字音乐发行协议、版权交易协议等写入区块链,供全网见证,保证数字音乐规则和输出逻辑的公平和公开。

第三阶段:数字音乐的链上操作

数字音乐的链上运营是产业的最终形态,数字音乐的全部逻辑代码在链上环境中执行,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网络生载和存储数据。

 

经历三个阶段螺旋式发展,数字音乐已完成区块链的初步链上化,但其运营仍需要一个可信的、高效的、延迟最小的、轻量级的用户节点的综合运营环境。对此,业界还没有决定性的技术方案。

 

Voice Street 对此进行了尝试,通过在以太坊、Binance智能链(BSC)和支持跨链功能的Polygon上推出NFT交易,实施其自主研发的解决方案:

 

? 1.提供轻量级的全节点环境;

? 2.服务栈在区块链环境中运行;

? 3.音乐播放器作为节点基础设施之一;

? 4.联合开发/调试环境,用于交互界面;

? 5.数字音乐代码(合约)由音乐播放器控制的安全虚拟机执行。

 

 

图源:《Voice Street whitepaper

 

IMO资产所有者通过staking将具有版权收益权属性的资产质押进入特定的earning池中,IMO作品版权运营的收入扣除经营成本,利润部分返回到质押池中,平台希望以此来最大程度的保障IMO音乐版权的价值和IMO所有者的权益。

 

Voice Street平台,IMO产品的主要有两方面的收入来源。

 

第一类是流媒体平台的收入,电影和电视剧授权、表演及二次创作权版和KTV授权MV方面获得部分收入等,这些部分的收入构成了Voice StreetEarning当中Base APR

 

第二类是IMO发行的音乐产品还有很多传统音乐行业以外的web3.0的收入,包括但不限于NFT授权销售的收入、音乐版权授权的收入和Voice Street平台补贴的收入,这部分收入构成VS Boosted APR

 

平台计划推出的Voice Street DAO,并将此打造成粉丝与音乐人之间的桥梁。通过参与Ark of Panda 的元宇宙,产出足够的VSTPT用于在Voice Street DAO中发出提案。粉丝在可以通过在Voice Street DAO中活跃来影响音乐人未来元宇宙演唱会以及VIP时间,演出内容及形式。形成粉丝与偶像在web3.0下的全新关系。

 

在未来, 平台希望Voice Street DAO会成为粉丝在现实之外影响偶像的主战场之一。而这些元宇宙内资产交易的手续费也会存入Voice Street DAO中以供社区活跃者进行更多的音乐人相关的提案。现阶段Voice Street DAO的主要功能是为Ark of Panda玩家、音乐人和粉丝提供游戏NFT交易、IMO、在线活动等功能,推动音乐产业享受区块链和Web3的红利。

 

支持以上构想的是Voice Street 具有广大的粉丝群体基础,目前已经获得包括Huobi VenturesShima capitalAU21 CapitalHotbit LabsDragon RoarkRedLine DaoThe founder of NEO等在内的来自美国,印度,越南,俄罗斯,印尼的五十多家投资机构和社群投资。

 

截止发稿,Voice Street的社交媒体达到推特粉丝46K+51K+粉丝,电报用户36K+

 

元宇宙&NFT音乐

NFT-FI语境下的版权价值流转

 

在音乐垂直赛道里,非同质化代币“NFT音乐成为通往音乐元宇宙的另类门票。

 

音乐NFT作为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音乐数字资产,拥有和实物?样的所有权。当用户拥有NFT音乐,则视为拥有实体音乐作品的物质符号。所有购买数据、交易数据等拥有实时透明、不可篡改的特性。无论实体音乐作品被复制多少份,带有NFT身份标识的那一份即是原件。所有带有NFT的信息都可以在不通过中心化中介的情况下进行自主撮合和自由交易。

 

技术手段的日新月异,让音乐媒介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巨变。从1880年前后的乐谱销售,到留声机发明和黑胶唱片时代,到录音机/随声听/磁带/CD时代,再到21世纪ipod引领的Mp3时代……专辑形式走向单曲发展,听众群体走向粉丝经济。

 

而流媒体的兴起,让音乐商业模式随之进入流时代,音乐流和数据流齐飞,直播共短视频一色。

 

图源:《Voice Street whitepaper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2020年全球音乐产业报告》,2019年全球音乐产业的市场规模达到202亿美元,连续五年增长,流媒体表现突出,2019年收入贡献额首次超过50%,可以预见,未来以流媒体为主的数字音乐将继续成为音乐产业的重要支柱,激发音乐产业更大的活力。

 

如果说流媒体为音乐元宇宙提供了活水源头,那么NFT音乐就是投入元宇宙的一颗原石,激起了虚拟化的层层波浪。

 

第一波:摇滚乐队King of LeonNFT形式发布《When You See Yourself》新专辑,激起元宇宙第一个涟漪;

第二波:音乐人3LAU发布第一张NFT音乐专辑《Ultraviolet》,催生元宇宙第二朵浪花;

第三波:Linken Park创始成员Mike Shinoda推出名为Ziggurat的系列音乐NFT,该系列有5000张包含独特的音乐和封面的迷你混音带,荡起元宇宙层层波浪。

 

国内的各大音乐人士也不甘落后,纷纷跻身NFT音乐的浪潮。

 

周杰伦发布NFT专辑,并与名厨江振诚联合推出米其林元宇宙活动;

伊能静支持推动的 NFT 项目 Theirsverse 开启首次 NFT 铸造;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将发行 NFT 系列 Peking Monsters

 

同时,音乐人阿朵、胡彦斌等都发行NFT专辑,多家音乐版权平台推出NFT专属板块,推动元宇宙环境下的沉浸式音乐体验被大众所接受。

 

AR/VR技术和5G网络的高速发展加持下,更是出现音乐NFT野蛮生长的态势。

 

目前,NFT最重要的用例在于音乐等艺术品的在线保存、流通和收藏,一些项目已经开始探索NFT-FI,主要渠道包括用NFT作为抵押品,拆分NFT进行发行等。

 

Voice Street平台,普通用户可以轻松通过NFT参与Voice Street生态,体验元宇宙游戏,或者参与演唱会跟喜欢的明星互动。

 

Voice Street的元宇宙游戏Ark of panda是一款邀请制的音乐元宇宙游戏,普通用户可以通过购买限量版 NFT或是得到赠票直接进入游戏。平台音乐人在游戏中齐聚一堂,为梦想而演奏,不光可以举办在线音乐会,还可以进行世界巡演,发行唱片排行榜。

 

普通玩家在游戏内扮演一位热爱音乐的青年,购买一把乐器开始自己的音乐之旅,不断的在这个虚拟国度通过提升自身修养,未来可以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乐队开始向梦想进军。玩家在游戏中可以通过音乐节、打工、演唱会、livehouse等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沟通交流。

 

这款游戏作为整体元宇宙世界的主线,将穿插在音乐节、演唱会、livehouse、元宇宙空间定制等主要的核心模块中,成为平台让用户成长和获得收益的时空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