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我一直在思考的矛盾

niuaniua 水手 发布在 Web 3.0
 27773  0
  以太坊和加密的发展中,V神存在怎样无法解决的矛盾?
原文作者:Vitalik Buterin
原文编译:czgsws、0x9F,律动 BlockBeats


本文梳理自 V 神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观点,律动 BlockBeats 对其整理翻译如下:


我的思想和价值观中一直存在着诸多为人熟知的矛盾,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但仍未能完全解决:


我渴望看到以太坊成为一个更像比特币的系统,重视长期的稳定性,包括文化上的稳定,但我意识到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量积极协调的短期变化,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倾向减少对个人的依赖,并尝试建立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固定系统,而我同时又对「活跃玩家」及其在帮助世界前进中的作用表示欣赏,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渴望看到以太坊成为能在真正极端情况下生存的 L1,但我意识到以太坊中很多关键应用目前依赖着非常脆弱的安全假设,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对权力下放等事物充满热爱,但我意识到我在许多(尽管绝对不是所有)具体政策问题上,认同知识精英而不是「人民」,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渴望看到更多国家采用激进的政策实验(例如加密国家),但我意识到往往更中心化的管理才最有可能在这些事情上付出行动,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渴望在有趣的文化里看到更多多样性,但我意识到维持一种有别于主流的文化,似乎往往需要某种形式的疯魔或抱团,这些都是我思想上讨厌的东西,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不喜欢许多现代金融区块链「应用」(例如 300 万美元的「无聊猿」),但我不情愿地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这些东西是维持加密经济运行的重要部分,并为所有我喜欢的 DAO 和治理实验买单,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渴望加密能超越金融,但我意识到金融(包括支付+主权)仍然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加密应用类别,尤其受到第三世界居民、人权活动家和弱势群体的欢迎,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我渴望尽可能简化 L1,同时我又渴望尽可能简化整个生态系统,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因为一个简单的 L1 通常会将其复杂性「导出」至堆栈的更高层,用户不得不接受。)


我渴望成为一个正和的调停者,能成为每个人的朋友,同时我又渴望当我们面临真正的邪恶时,坚定地站在正义这边对抗邪恶,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