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ff Green:如何打破 DAO 的技术官僚困局

小宇宙大星球 水手 发布在 Web 3.0
 27436  0

技术官僚主义的定义,来源及消除方式。

作者:Griff Green,Giveth、Commons Stack 和 DAppNode 联合创始人
编译:Vera,The SeeDao


什么是技术官僚主义


 


KEY TAKEAWAYS


Griff Green 作为一个在 2015 年就加入了 DAO 领域、并且看着这个领域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人,直言不讳地揭示了 DAO 内长期存在的一个困局,即技术官僚主义。

几乎每个 DAO 都存在技术官僚的现象。在大多数 DAO 中,最高决策权由很小一部分人掌握,他们拥有可以一票否决任何事情的权力。任何想法或提案,只有得到这部分人的肯首,才有可能顺利推进。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 DAO 的发展,更违背了 DAO 的初衷。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可以顺利完成从链下向链上的转移,实现技术上的去中心化,但很难在社交和文化层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

随后,Griff Green 在演讲中以 Gitcoin 为例,展开讲述了目前 DAO 在这方面遇到的困境,以及做出的努力。

Kevin Owocki 于 2017 年成立 Gitcoin 公司,公司成立三年多后,他们开始向 DAO 领域进军,并且完成了从公司制向 DAO 的范本式转型。

Owocki 在一次讲话中提到,他认为 DAO 是不需要 「父亲」(即 CEO) 的,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 DAO 必然是抛弃了集权主义的。而他为 Gitcoin 的发展所作出的最大的贡献就是,有意识地削弱自己在 DAO 的运营和决策中的份量,主动退居二线,为下一代 DAO 的领袖们创造舞台。同时,在 DAO 内给予他们安全感,让他们大胆试错、试验和学习,又不会过于骄傲自满。

在完成这次转型之前,Gitcoin 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对社区进行教育,帮助成员们理解 GitCoin 的使命、价值观以及产品。正是这些由前期准备工作和知识铺垫所搭建起来的人才池,造就了 GitcoinDAO 当下蓬勃、有序、自下而上的产品开发能力。这使他们形成了一套去中心化的文化以及独特、积极的 Vibe。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技术官僚主义的存在,统领社区的集权高塔坍塌了,社区被归还给了社区的每一位成员。


技术官僚主义的根源「JUST DAO IT」



KEY TAKEAWAYS


什么是 JUST DAO IT

造成 DAO 内技术官僚主义泛滥的原因,主要在于 「JUST DAO IT」这种创建模式。这也是当下最常用的创建 DAO 的模式,主要分为以下五个步骤:

  • STEP 1:火花迸发

有人灵光一现,说,欸不如我们发起一个 DAO 吧!然后其他人也附和说,不错的点子哦,那我们就一起做呗!

  • STEP 2:招募伙伴

开始招兵买马,补足团队缺口,初步形成一个 3-7 人组成的小团队。

  • STEP 3:设计路线

小团队内部开展事务讨论,比如,如何制定 DAO 的使命、愿景及价值观,如何吸引更多人加入这个组织等等。

  • STEP 4:构建社区

通过 ICO 或空投等方式发放代币,形成广泛社区。然而在发行代币前,小团队已经在小黑屋里密谋完了 DAO 的总体发展策略。

  • STEP 5:JUST DAO IT

成员们拿着代币发起提案,进行投票,一切风生水起,一个 DAO 就此诞生!

JUST DAO IT 的弊端

这些初创成员成为了 DAO 内领袖,决定了 DAO 的发展方向。如果核心团队不同意,即使社区成员想出了好点子,也将终于流产。一切由 DAO 的创始人们说了算。(这很糟糕,但这就是现状。)

此外,JUST DAO IT 模式更易于创建一个高度趋利的、而非使命驱动的组织,比如 Ape DAO。大家的目标都是赚一把快钱,据悉,Ape DAO 中 86% 的人投票支持变卖 164 只 Ape,这十分不利于社区的持续发展。当然,如果你心系赚钱,那大可以采用 "JUST DAO IT" 模式,这甚至更有助于建立内部的去中心化机制,因为 "发大财" 几乎是一个无懈可击的谢林点。但是,如果你想建立一个使命驱动型的 DAO,真正为社会做出有价值的贡献,解决一些现实问题,那就必须开辟另一条道路。

Griff Green 在演讲中使用的 "国际象棋" 的比喻十分形象。JUST DAO IT 模式就好比,早期创始人们开了一个棋局并按自己的想法走了几步棋,再将棋局递交给社区,但他们却忘了自己作为布局者的天然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社区成员的想法不可避免地会被他们的意见左右,他们也将不可避免地想要时刻掌控大局。


[理论层面] 如何消除技术官僚主义



KEY TAKEAWAYS


Griff Green 称,他们团队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Elinor Ostrom 的公地可持续管理研究中大受启发,这是他们探索消除技术官僚主义的方法时的理论基础。

如果你想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 DAO,那么首先,你有必要好好读一下 Ostrom 提出的公地治理制度设计八项原则,可总结为:

  • 清晰界定边界;
  • 占用规则、提供规则、当地条件一致;
  • 集体选择;
  • 监督和制裁;
  • 分级制裁;
  • 冲突解决机制;
  • 对组织权的最低限度的认可;
  • 嵌套式组织。

其次,Ostrom 曾提出,让最靠近问题的人去解决问题。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 DAO,并提供了一种消除技术官僚主义的思路。由于靠问题最近的人通常能接收到直接反馈,因此,相比于顶部的小团体,他们更清楚该如何处理问题。

但是这时又出现了另一些问题,比如,如果这些靠问题最近的人并不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怎么办?如何在形成内部共识的前提下提升效率?别着急,Griff Green 通过一则实践案例给出了解答。


[实践层面] 如何消除技术官僚主义



KEY TAKEAWAYS


The Commons Stack 针对 DAO 的技术官僚问题率先进行了思考和创新性的尝试。

2019 年,Griff Green 和两位同伴,分别是 Jeff Emmett 和 Michael Zargham,基于 Elinor Ostrom 的理论研究形成了一套全新的 DAO 创建模式 —— 协同经济 (collaborative economy) 框架,并将其用于孵化 Token Engineering Commons (TEC),孵化时间长达一年之久。

这一套模式分为六步走:

  • STEP 1:火花迸发

在协同经济模式下,这一步依旧必不可少。总要有一个人先 "中心化" 地提出自己的想法,一个 DAO 才有落地的可能。

  • STEP 2:构建社区

他们为 TEC 构建了双代币系统,分别为声誉代币和流动性代币。

其中,声誉系统名为 「影响力工时 」(impact hours),用于报偿社区内劳动力和专业人士做出的贡献。该系统采用自主推荐的方式,DAO 内成员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公开推举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人,被推举者将获得积分,并可通过积分兑换声誉代币。声誉代币不具备流动性,即不可转让或交易。

流动性代币体系用于量化资本成为投资人的潜力。资本就像双刃剑,在增加资金流的同时也可能出现资本剥削的现象。因此,为了确保投资者和组织在价值观上的一致性,TEC 只接受来自 The Trust Seed 的人员的投资。The Trust Seed 的人员列表会经过严格的人工审查,筛去趋利的投机者,留下真正想要创造价值的人,构建一个使命 / 价值驱动型的团体。该体系对应的代币为 Seed Stack,你所持 Seed Stack 代币的数量越多,就能投资更多的钱进来。

  • STEP 3:使命、愿景、价值观 (MVV)

由社区共同决定 DAO 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在那之前,社区内部会为成员提供学习和讨论的空间,来达成内部共识。之后,社区中会组织两轮有关 MVV 的脑暴,根据质量进行评定,最终确定 MVV。

其中有趣之处在于,TEC 十分关注这些想法背后的深意和立意,因此,为了避免语言壁垒导致非英语母语者的好点子被埋没,在第一轮和第二轮之间,会邀请一位专业编辑对语言上的问题进行修正。这样大家就可以在同一起跑线上出发,真正做到了人性化的去中心化。

  • STEP 4:确定经济模型 & 可视化

TEC 和 The Commons Stack 为合作关系,因此可以直接使用 The Commons Stack 中的经济模型,比如代币捆绑增长曲线 (augmented bonding curve) 和信念投票机制 (conviction voting)。但对于其它大多数 DAO 而言,还是需要通过投票选出适合的经济模型。

在确定了经济模型之后,TEC 花费大量时间搭建了仪表盘,帮助非技术人员快速融入,提高经济模型的可及性和可读性。

  • STEP 5:设计经济体系

Party Time~ 

协同经济机制需要制造乐趣,让一切变得有意思,吸引大家共同参与。而不是像老师在课堂上布置作业,让成员们各自认领并完成任务。

TEC 为成员们提供派对的场地 (定期开展 Param Party),鼓励大家集思广益。但充满 「商业互吹」的派对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因此,TEC 会在内部提供指导和教育,帮助成员提升认知,从而形成思辨,敢于在派对上进行反驳和辩论。

内部辩论并不在于制造是非对立的观点,相反,由于大家已经在 MVV 上达成了共识,所有人提出的观点都聚焦于同一目标,即制定出与 MVV 吻合的经济体系,因此,也就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辩论胜方。

不过,当所有的派对落幕,还是需要敲定一个最终的经济体系搭建方案。TEC 采用的是双轮投票机制,以缩减时间成本。比如,当社区需要对 80 项经济体系提案进行投票,第一轮将采用基于声誉代币的平方投票法 (quadratic voting);第二轮则采用排序选择投票法 (ranked-choice voting),仅有 3-5 个可选项,大家在了解各提案内容后进行投票。相当于首轮作为预选,第二轮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投票。

  • STEP 6:形成社区文化

经过上述五步,DAO 已经具备了双代币系统、确定了组织的 MVV、搭建了经济模型和可视化工具,并制定了经济体系。整个流程相当清晰明了。最重要的是,社区成员们在数月内以有趣的方式了解并参与了整个体系的建设过程,形成了足以对抗技术官僚主义的文化韧性 (cultural resillience)。

此时,如果有所谓的 "领袖" 想站出来统揽全局 (即使有些是出于好意),成员们就有底气对他说不,对不同意的观点进行反驳,并基于自己的知识沉淀给出个人见解。

当社区每位成员都切身融入并受到教育,技术官僚主义将不攻自破。"我们需要受过教育的民主,这才是真正的民主",协同经济模式将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