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Web3的空白区,看Jambo创始人如何把Web3带到非洲

niuaniua 水手 发布在 Web 3.0
 22091  0
「我们正用Jambo建立非洲的Web3超级应用。」
原文标题:《 Jambo: The Web3 Super App Empower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Africans 》
原文作者:Piers Kicks
原文编译:Kxp,律动 BlockBeats

2 月 21 日,非洲 Web 3 超级应用程序公司 Jambo 完成 75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本轮融资由 Delphi Ventures、Coinbase Ventures、Three Arrows Capital 等参投。据悉,Jambo 旨在通过 P2E 游戏和 DeFi 服务(包括货币兑换和汇款)将非洲的年轻人引入 Web 3 金融生态系统。


Web3 慢慢从发达国家向第三世界国家漫延,比如东南亚那里如火如荼的 P2E 生意,让当地居民成为 Web3 世界的重要组成。同样,有团队也把目光放在了那些尚未有 Web3 声音的地区,比如非洲。


在 Metaverse Musings 这期播客中,刚刚完成融资的 Jambo 创始人聊到了对 Web3 带到非洲的想法与优势,有很多在其他地区不会存在的现象,比如非洲每人有 5-6 个手机,这本是为了方便当地人的沟通,其实也可以成为发展 Web3 的基础设施。


律动 BlockBeats 翻译了这期播客的对话内容,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


Piers:欢迎回到 Metaverse Musings,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 Jambo 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James。James,欢迎做客我们的播客。


James:非常感谢你们的邀请。


Piers:您能否先给我们的听众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们想听听你在非洲的成长经历以及到目前为止你的职业发展历程。


James:我出生于刚果的金沙萨,一个大约有着 1.2 亿人口的城市,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法语国家。我前 16 年的时间都是在家乡度过的,和我的祖父母那辈人生活在一起。我的姐姐也在非洲长大,我们俩是 Jambo 的共同创始人。我们的家族企业仍然在非洲,所以我们也会经常回去。我们姐弟二人后来也前往了美国深造留学,当时我在纽约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而她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我在 2015 年大二的时候买了我人生的第一个 ETH。2017 年我毕业以后,自己创建了一个基金,一款 Crypto 基金。同时,我也很幸运的在美国和欧洲接触到了许多 Crypto 公司。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一直工作于 Crypto 领域,也很庆幸自己能被称为新兴市场中的非洲人。


我在非洲有很多交易伙伴,也曾帮助一些公司在不同地区建立和制定战略。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还深入探索了 GameFi。Crypto 领域的每个人都对 GameFi 感到兴奋,所以我也很开心能够遇到很多公司的创始人,他们正在改变许多地区人们在 Crypto 中的生活方式。如今东南亚的现状是:GDP 低,但手机和 4G 普及率高,而非洲的情况其实也非常类似,于是我们便创立了 Jambo。


Piers: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Jambo 吗?你想它在非洲达成怎样的目标?


James:一句话概括就是:我们正用 Jambo 建立非洲的 Web3 超级应用。从本质上讲,我们希望利用 P2E 游戏,让非洲的数百万用户加入 Web3。我相信,非洲已经准备好加入 Web3,而且它也真的不能错过这次契机。我们可以看看菲律宾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现实情况:低水平的 GDP 加上高水平的手机及 4G 普及率,而非洲的 GDP 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低的。菲律宾的平均工资约为 200 至 300 美元,而非洲只有 30 到 80 美元,同时失业率高达 40%,人口中超过 75% 的人年龄在 35 岁以下,情况十分可怕。在非洲长大,我们总是能看到很多痛点。


这么多年以来,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善。如果你要将 Web3 引入非洲,你就必须同时具备 Crypto 原住民和一直非洲本土团队。老实说,这是过去四年里我作为投资者最难发现的痛点之一。因此,我们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完成这次艰难的转型。对于 Jambo 来说,我们想通过 P2E 游戏来引进 Web3,并让下一波非洲用户加入 Web3。在加入了我们的超级应用之后,每个非洲人都能在上面赚钱了。


理想情况下,我便能通过这种方式开始获取用户,从而帮助人们赚钱了。因此,我们不经营任何与非洲的 OTC、汇款、DeFi 收益率有关的产品,单纯用游戏帮助人们在 Jambo 上赚钱。我们的团队已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开设了十四个办事处,而在北非我们唯一的办事处位于摩洛哥。其中,我们在非洲当地有大约 30 个业务拓展员,10 名运营人员,并在美国、非洲和中国设有 16 位工程师。


Piers:你可以谈谈是什么让你决定开始做这件事的吗,最近有什么特殊的契机吗?同时,我也想知道你在其中与哪些人开展了合作,毕竟想在多个地区开展业务确实是一件困难的任务。


James:首先一点,你无论何时想在非洲做成一些事情,都必须获得权威的支持。对我们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如果我没有我非洲的家庭背景,即使我们今天给非洲带去了 20-30 亿美元的收入,我觉得也不会给当地人带来多大影响。想在非洲发展,你就必须在当地有关系。老实说,这就像 30-40 年前的东南亚。我们家的情况是,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有对非洲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还对非洲很多本土公司都进行了投资,所以时至今日才能得到当地权威的信任。爱丽丝和我一直在投资非洲经济及其新兴市场,并帮助搭建基础设施,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经营一家企业。


在过去两个季度中,这是我们做出的最大决定之一——在未来 5 到 10 年内全职经营 Jambo。因为说实话,Jambo 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家公司,而更像是是一项使命。这个使命便是为非洲的下一波 Web3 用户提供服务。就像我刚刚所说的,我们不能错过这次契机。现在东南亚地区已经有了很多科技独角兽,比如 Tokopedia、Grab、Go-Jek、Traveloka、Lazada、Rappi、New Bank 等等,而同时印度和中国也有很多。非洲确实也有一些独角兽企业,但却缺少相关领域的人才,毕竟非洲的平均年龄实在是太低了,超过 75% 的人都处于 19 到 35 岁之间。


一个有十五人的非洲家庭当中,可能只有三个人在工作,承担了家庭的全部开支。非洲的失业率虽然高达 40%,但他们的工作其实很有技术含量。在非洲,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了 50%,所以在这里发展 P2E 经济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我们能找到任何一家公司做这件事,我们都愿意调动一切资源与人脉,帮助它建立基础设施,并在当地发展运作起来。但问题就在于,我们去年真的找不到这样的团队,于是我们只好自己来完成这个项目。我们的种子轮投资人及许多 Web3 领域的大佬都发现了非洲这块宝地,但他们一直都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我认为其主要原因在于,他们都没有数据点。现在还没有人在非洲收集足够的数据点,因为人们现在确实很难做到这一点。受疫情影响,你现在甚至不能去往非洲,创始人也不能到非洲亲自探查。非洲的内部增长动力不足,权威会给予一定的帮扶,但前提是你家里有人在非洲做生意,或者你愿意在非洲生活一辈子。我们现在正在着手解决这些问题,而现实情况也在激励我们这样做。


Piers:那么,除了上述问题以外,你们在分发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还遇到了哪些障碍呢?


James:人们普遍认为非洲的所有技术都相当落后,但事实上,非洲的 4G 普及率甚至比一些中国二线城市还要高。但问题在于,迫于垄断压力,4G 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因为这几家电信公司都在非洲搭建了完整的基础设施。我认为,在这种自上而下的架构中,我们可以与这几家公司展开合作,并在基层分发数据流量。不过,对于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说服投资人,因为如果你告诉一个中国或美国人你要在非洲发展 Web3,并引入 P2E 经济,他们会觉得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所以,你必须自己完成测试与收集数据点的工作,而想做到这些你就必须搭建相应的基础设施,即在非洲当地设立办事处和办公室。曾有很多人问过我们,「你们为什么你去尼日利亚发展?在那你们先能有一个强大的立足点,然后像其他公司那样扩展到非洲其他地区?为什么你们在刚开始几个月内就设立了 14 个办事处,并想扩张到整个非洲?」对我来说,原因很简单。非洲是一个大洲,国家众多,它们一同组成了非洲这块大地。我在刚果的金沙萨长大,这里是比利时的殖民地,所以我的母语是法语。


肯尼亚的官方语言是斯瓦希里语和英语,而 Jambo 在斯瓦希里语中的意思是你好,这也是我们名字的由来。而到了西非,官方语言又成了法语。所以在非洲,你很难找到一种策略来适应所有的情况,因为各地的文化、语言都各不相同。对我来说,我们只能不断收集数据点、建立实地的业务,从而进行大量测试。在这之后,你就可以决定在哪里分配更多的预算了。


Piers:你是如何在刚果发展这些新技术的呢?毕竟即便是对于那些精通技术的人,Web3 技术依然很难理解。你又是如何在当地发展 P2E 经济的呢?你们已经在 14 个国家设置了办事处,那么你们又是如何把人们吸引到 Web3 当中,在沟通游戏计划方面遇到了哪些挑战呢?


你们在移动领域所做的事情很像利用银行基础设施为人们搭建自己的钱包,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向参与者传达这个信息的呢?


James:我想说,在非洲长大并不是一件好事。在 Crypto 领域,你可能在第一年的第一个牛市中赚不到钱,而且每个人都亏了钱;之后,你可以在第二个牛市中挣到钱——这便是 Crypto 世界中的规则。同样,我们在向非洲投资投资的时候都会问创始人这样一个问题,「你经历过多少次内战?」如果你最多经历过一次内战,那你可能对这个地区的了解还不太够。在我记忆中,有一次我不得不从家里连夜撤离,后来因为第二次内战的爆发我们又再一次经历了撤离。


这就涉及到我问很多朋友的一个问题,「如果你不得不连夜离家,你会带什么东西?由于内战,你必须在 24 小时内搬离」。没有人知道正确答案,他们往往会说食物、护照等等物品。直到 2015 年我了解了 Ethereum 和 Crypto 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你只要记住助记词,带上账本就可以了。有了 Crypto,你可以把一切都带在身上。对于经历过内战的我们来说,战争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观。在我们五年级的时候,为了得到刚果丰富的矿产和自然资源,叛军又一次攻打了进来。


很多国家都曾想开发刚果的资源,我们上学也只有一所美国学校获得了资质。我从小在家里讲中文,对社区里的其他人讲法语,然后在学校讲英语。我们学校坐落在一座山的山顶上,战争爆发时,校长向全体学生进行了广播。我在我朋友那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她的父亲是联合国的负责人之一,所以我们顺利下了山,而这种逃亡对我们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同于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刚果是非洲最危险的地区之一。


我们在我朋友家呆了一整个星期。我姐姐当时在家,因为她前一天扭伤了脚踝。我还清楚的记得子弹射向空中的声音,但这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我爸妈会逼我们做很多事,其中一项就是高尔夫,城市中心就有一座高尔夫球场。有时候,当我和朋友们玩了一个星期后回来,发现大街上到处都是子弹壳。


大街上满地都是手榴弹壳、子弹壳。我们开车去了高尔夫球场,正想打一场高尔夫。联合国的人在我们周围搜索地雷,然后我把球打进了一个沙坑,就突然发生了爆炸,后来才知道有一枚地雷被埋在了那个沙坑当中。这就是爱丽丝和我的成长经历,所以之后已经没有什么能吓到我们的事情了,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至于你的那个问题,我们是如何提高手机的普及率并科普大众的,我们又为何一直没有扶植过任何非洲公司?我想那是因为在过去的五到十年中,非洲的基础设施还没有搭建好。


在以前,手机在非洲还没有这么普及,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Tecno 占到了手机市场 60% 到 70% 的份额,他们每年在非洲销售约 1 亿美元的手机,以及 50 至 300 美元的智能手机。五年前,非洲还没有这样的公司,但在过去 5-10 年里,很多公司开始发现了非洲这个市场,而这也为 Web3 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后来,一群 Web3 创始人来到非洲,认为只要有一两个智能合约就能吸引数百万用户。虽然他们所做的事情令人赞赏,但这种思维方式我却不敢恭维,因为在非洲,重要的是人民本身而非数据点。


除非你能搭建好基础设施,并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否则你很难在非洲立足。为了得到权威的批准,你必须和他们达成共识。在非洲,要想取得共赢,伙伴关系至关重要。


对我们来说,只要有人能帮我们获取用户并搭建基础设施,我们就能实现双赢。这些人可以是彩票供应商、当地的社区咖啡厅或者公会领导人,而这些人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是商人。但凡你是一名商人,你就肯定深知这个世界的多变性。因此,他们对 Web3 往往有着巨大的恐惧感,他们总怕自己会错失良机,但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不知道如何踏足这一领域罢了。我们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教育当地的人,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才让他们了解了 Web3 公司、Axie Infinity、YGG 等等新鲜事物。


就像我之前说的,非洲这个地区虽然 GDP 很低,但有着很高的手机及 4G 普及率。很多公司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只想在这里发展了短期业务。他们确实为非洲引入了 Web3 和 P2E 经济,不过发展个五到十年就离开了。虽然如此,他们还是发展了一批用户,打下了一定的基础,让我们有机会在非洲开设 14 个办事处,开设公司和银行账户,并进行当地结算,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我们的优势之一,但说实话,让当地有影响力的人加入到 Web3 当中,而不仅仅是教育他们,对我们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


Piers:听起来很不错。在我们聊到产品之前,你能不能谈谈人们对于在非洲进行搭建和发展都有哪些误解?


James:人们对于非洲人最大的一个误解在于,他们觉得非洲都是农村人,一些没有接触过网络,更没有接触过 Web2 的原始土著民。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非洲人里不乏技术高手。现在在非洲发展最快的应用程序是 TikTok,里面的内容创作者并不比中国和美国的差,他们个个都是技术专家,不仅了解自身定位,还通晓营销和互联网知识。和人们想象中不同的是,我们并不是在把村民引入 Web3 和 P2E 经济当中,我们面对的其实是大学生,是 25 岁的年轻人。他们虽然现在没有工作,但却都是超级技术专家,有着丰富的实战技能。


他们只是没有用武之地罢了。这些在非洲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由于身处非洲,不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而我们则因为未曾踏足过非洲大地,所以也不了解他们——Jambo 就想为他们搭建一个与世界沟通的桥梁。


Piers:我们能不能探讨一下你们的应用程序?Jambo 上都会有哪些功能呢?


James:首先便是流量,非洲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大问题。电信公司垄断了 4G,而由于它们投入了大量基础设施成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其价格也未曾下降。从电信公司到批发分销商,再到零售企业,中间大约有五到六层的中间商——这也是目前非洲最大的问题之一。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成为批发分销商,与所有的电信公司合作,以大于 50% 的折扣获得数据,然后将其提供给当地的非洲社区。这样一来,人们的上网时间就变长了,同时还可以省下很多钱。人们可能还没意识到,在非洲,数据本身就是一种货币。


比如在刚果首都金沙萨,有时我的车会在红灯前被比如两个警察拦住。他们可能会以查看车牌为由占用你 1-2 小时的时间。不过,他们这样做倒也不是出于恶意,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他们甚至可能没有足够的钱来养活自己的家人。人们不明白的是,他们也没有直接给警察钱,可能只是给了一张 1 充值预付卡。不过在动乱时期,这种卡便是货币,而我们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就必须先解决数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