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版Punk」Mfers创始人自述:播下种子,让其野蛮生长

iklow 水手 发布在 NFT/非同质化代币
 14553  0
这里没有国王、统治者,也没有既定的明确路线图,每个mfers都可以用这些mfers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

原文标题:《what are mfers》

原文作者:Sartoshi,mfers创始人

原文编译:0x13,律动BlockBeats

如今,评价一个 NFT 项目的好坏究竟要以什么标准?

路线图吗?如今的 NFT 项目路线图都大同小异,难有创新,越来越多人已经默认这不过是项目方为了留住用户而空想出来的预期;美术水平吗?的确像 Azuki 这样拥有极高艺术水准的项目价格可以一路飙升,但更多的项目价格与艺术水准并没有太强的绑定关系。

最近,一个名为 mfers 的 NFT 头像项目引爆了社交媒体,这个简笔画的小火柴人得到了众多行业 KOL 的力捧,甚至有人将其称为新世代的 CryptoPunks。

而这个项目从审美角度来看价值不大,也没有路线图,它是为何能受到人们的喜爱并成为一款现象级 NFT 系列的呢?

原因就在于社区。

Mfers 官方并没有建立官方 Discord 社区,而是持有者自发组建,社区中没有代聊肝白名单的工作室与机器人,成员们也并没有对价格的过度关心,而是在一起其乐融融地交流、玩耍,有人说这是 NFT 项目社区中,最像社区的一个。

以前人们管这叫「共识」,但是如今 NFT Native 的一代更愿意称呼其为「Vibe」,当社区拥有了良好的氛围,有谁不想加入,又有谁会想离开呢?

Mfers 的创始人 Sartoshi 在 Mirror 发布了一篇文章,讲述了 Mfers 诞生的背景故事以及他对 NFT 世界的哲学思考,律动 BlockBeats 将全文翻译如下。

有超级多的人在问我「mfers 到底是什么?」,于是我写了这篇文章,介绍一下它的背景故事。

故事可以追溯到我刚进入 NFT 世界的时候。

2021 年 3 月,我开始潜心于 SuperRare 和数字艺术,并创建了一个账户。我需要一个「艺名」,我们都知道 Satoshi 和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但我要做的是数字艺术(digital art),于是我给自己起名为「Sartoshi」。我的头像当时是 SuperRare 默认的匿名头像,我开始收藏一些艺术作品。

然后,NFT 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热潮。

我的最爱是 CryptoPunks。我喜欢这些 Larva Labs 创造的、没有蓝图的东西。2021 年 4 月,我买了第一个 CryptoPunk,它留着莫西干头,抽着一只烟,成为了我在推特上的化身。

之后我又买了几个 Punks,因为我相信它们是一种被低估的投机性资产,一旦你拥有了一个,享受到了拥有的甜蜜,并且你知道它总共只有 1 万个,那你就会能看到它在未来潜在的价值。不过我同样也认为交易它们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2021 年的夏天是「小图片的夏天」,我每一周都在交易我的 CryptoPunks,乐此不疲。我还经常与我的朋友进行竞价战。

同时,我还会在推特上发布一些段子和表情包,点出了世界与 NFT 领域的荒谬之处。有些东西实在是太夸张了,比如每个人都说他们刚刚得到的 NFT 是他们所见过的最神奇的艺术,好像他们见证了神迹。所以我发了这样一则小段子:

「我的天啊,这件艺术品的水准真是巧夺天工。」

「先生,这里是杂货店,那只不过是一盒麦片。」

我也在画漫画,并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些,它们有些真的很受欢迎,很多人说我应该把它们铸造成 NFT。我选择在 Foundation 铸造 NFT,并将拍卖保留价定为 0.1 ETH,大部分作品收入我都分了 50% 给慈善机构,我相信加密领域能够对贫困人民提供很多帮助,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我在推特上也说了很多 motherf*cker 和 mfer。说出来感觉很好,尤其是在说出口的时候有一些积极的意义。你们都应该去试一试,比如每天都说一句「gm mfer」我创造了一个说这句话的卡通小人,并把他放到了 Foundation 平台。虽然我有一些传统的艺术练习(绘画之类的),但卡通风格适合我正在做的和正在经历的一切,包括创造与 NFT 生活有关的表情包。

可能我最喜欢的表情包是「你赢了吗,儿子?」图片上有一个火柴人爸爸在和他的火柴人儿子说话,火柴人儿子正戴着耳机懒洋洋地坐在电脑前。这启发了我创作了许多关于 NFT 生活的表情包,比如:

「你赚钱了吗,儿子?」

「我**没有流动性,爸爸。」

我最喜欢的一个表情包是我在市场暴跌之后画的,孩子正在看价格走势图表,他用手遮住了屏幕,然后说:「爸爸,你**的能先敲门吗?」

转折点是有一天我在孩子画了一支烟,并把他当做我的头像,背景颜色是经典的橙色。这个戴着耳机,抽着烟的粗鲁的小孩,他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手臂伸向键盘。所有的推特都是他发的,无论是表情包、段子,还是对 NFT 经济的看法,都是这个孩子在打字。态度既自信又反叛,像是在说「别惹我」和「这是 Web3,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情。」这就是 Sartoshi 的样子——抽着电子烟,发着推特(友情提示,吸烟有害健康。)

如果我们的内心都住着这样一个混蛋呢?我们其实都是一个 Degen,只不过是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艺术家、收藏家、投资者、游戏者、教师等等,我们坐在电脑前浏览一个新的世界。如果一个 NFT 系列可以捕捉到这种感觉,让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他们内心的 mfer 呢?这就是 mfers 系列的灵感所在。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这个合集数量规模要有多大?我记得 gmoney 之前说过这个问题,像 Punks 和 BAYC 这样的 1 万个 NFT 组成的合集可以让人们产生共识,进而成为一个社区。(注:我完全踏空了 BAYC,在 BAYC 诞生的时候我买入了 Punks,错过了这艘火箭。BAYC 迄今的发展令人瞠目结舌。)不论如何,我开始创作我的简笔画了,这将会是个总量 1 万的 mfers 系列。

我设计成火柴人是因为他们必须是火柴人形象,而不是我懒得画。我画的线条都是大众可以直接看到的,这也是艺术家的艺术特点,很自然,没经过太多的修饰。艺术很神奇不是吗,创作艺术有时候很像制作甜点。你六岁的孩子会画画吗?我**的不知道,也许他们会画**的查理·布朗。

那要怎么确定 mfer 的特征和稀缺性呢?我想到了让我与 NFT 坠入爱河的 CryptoPunks。因此,mfers 的种类分布很像 CryptoPunks:大部分是人类,然后大概有 88 个僵尸,24 个猿猴和 9 个外星人。(虽然生成是随机的,这个数字并不准确,但我是按照这样的权重设计的。)我还加入了我喜欢的来自于 CryptoPunks 的标志性元素,比如帽衫、冷帽、3D 眼镜等等,向 OG 致敬。

在 2021 年夏天沉迷 NFT 后,我也想向我所认为的当时很有代表性的 NFT 系列致敬,所以我加入了 21 张 1/1 的画,风格类似于「你赢了吗,爸爸」这样的表情包。这些图片里总是有一个人在大喊大叫着说:「离 NFT 远点,他们太危险了!」,而这个孩子已经变成了 NFT,比如无聊猿、酷猫、cryptodickbutt、Squiggle、Ringer、Nakamoto 卡,甚至是 beeple 本人。

那由谁来负责做好技术开发工作呢,我们要确保一切都做得对并能经得起时间考验。我联系了 Richerd(如果你不知道就去看看 twitter),他把我推荐给了 Westcoastnft 的同事们,他们把他们的全明星团队放在了这个项目上(Santana、Wei、Lim 和其他人),他们负责这个项目的技术(以太坊合约、铸币功能等),而我负责艺术。

在我创造这个系列的时候,Punk4156 和 Punk6529 以及其他人都在谈论一件极具实验性思想的事情,那就是赋予 NFT 以 CC0 许可,这样的好处在于,创作者开放了作品的知识产权,而任何人都可以将其用于制作任何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比如二次创作成 NFT、制作商品等)。Nouns 和 Gremplin 的 Cryptoadz 采用了这种方法,这让我也乐在其中。我决定让 Mfers 也做同样的事情,在 Web3 的新世界中做一场盛大的实验。

在我不断修改我的创作的同时,我与 Westcoastnft 的 Santana 一直在不断沟通,大概发了 6969 条短信,我们准备在 2021 年 11 月 30 日发售。发售价定为 0.069 ETH,而我第一次向其他人提起这个项目是在发售前一天发了条推特,并附带上了 mfers.art 的链接。没有白名单,没有荣誉会员,没有付费推广,什么都没有。网站在当天下午 4:20 上线,并在几分钟内售罄。我很感激,也很兴奋,想看看有 mfers 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我的想象中,Mfers 的世界中的原则很简单,那就是「我们都是 Mfers」,这里没有国王、统治者,也没有既定的明确路线图,每个 mfers 都可以用这些 mfers 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同样,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没人知道。我们没有建立官方 Discord 服务器,我听说因此 mfers 自己建立了一个「官方的非官方 Discord」,现在有成千上万名社区成员在做着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并没有加入到里面,我故意的。Mfers 在进行试验和建设的时候不需要得到 Sartoshi 的批准,更不需要看谁的脸色。在我看来,向 mfer 持有者提供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将他们最好的想法与创作不断放大,触达到更多人,并在机会来临时为持有人增加价值,包括与那些可能为 mfer 持有者创造其他 NFT 的艺术家合作。

Mfers 正在建设着。3D 版本的 mfers、一个带有 token 经济的 3Dmferverse、mfers 周边产品(比如帽衫、帽子、衍生品等)、mfers ahead(正面版 mfers)、dead mfers(很酷的骷髅版 mfers)、apemfers、1/1 合集如「mfers in paradise」,除了这些还有无数正在建设的项目。我们有关于 mfers 的书,很多关于 mfers 的歌曲,我们社区成员遍布世界各地,前不久还有中文 mfers 主持的 twitter space。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Mfers 已经诞生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而这一切实际上刚刚开始。说到建设,这里有所有 Mfers 的图片(由 westcoastnft 的 santana 上传),供任何想使用它们的人使用。(请记住,Mfers 的手臂不仅仅可以伸向电脑,还可以是钢琴、油漆刷、啤酒罐、方向盘、宇宙飞船、扑克桌等所有地方。)

我最近发了一条推文说:「你可以规划好一个路线图,说明你要去哪里,但你也可以播下种子,让其野蛮生长。」现在种子已经在我们周围种下,让我们看看它们会如何生长,现在还非常早期。这样的哲思解释了我一直以来收到的诸多评论的回应:

-「Sartoshi 你需要一个官方的 Discord。」不,我们不需要,mfers 为 mfers 建了一个;

-「Sartoshi 你需要作为领袖出现在 Discord 中。」不,我不需要,mfers 正在领导着他们自己(但我很乐意将 mfers 的很多创作和想法分享出来。)

-「Sartoshi 你需要一个路线图。」不,mfers 正在铺设自己的道路。

-「Sartoshi 你应该去做付费推广。」不,mfers 的队伍正在有机增长。

-「Sartoshi 你应该发 mfers 免费送给一些名人。」不,那些 mfers 和我们一样都是,mfers,mfer。

-「Sartoshi 我们需要让更多人把他们的头像换成 mfers。」不,如果他们想换一定会换的。

-「Sartoshi 人们不应该在某个价格之下挂单。」不,mfers 应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们是 mfers,他们也是 mfers。

-「Sartoshi 它们有什么实用性?」Mfers 就是实用性本身,它们就像是 CryptoPunks,但是你可以用它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Sartoshi 地板价会上涨吗?」我不知道 mfer。

-「Sartoshi 你画的玩意儿我家小孩儿都能画,我讨厌 NFT,我也讨厌你。」哈哈,干杯 mfer。

总而言之,我们 mfers 都爱着你们 mfers,GM mfers,我们才刚刚踏上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