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Vitalik:以太坊未来展望与行业思考

57 水手 发布在 Web 3.0
 21812  0


近日,加密视频播客UpOnly邀请到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进行对话,主持人为知名加密行业KOL Cobie与Ledger,其中他们对zkEVM进展、加密钱包优化、NFT前景、隐私挑战等问题进行了详细探讨,以下是链捕手对该期播客的编译,有部分删减。


来源 | UpOnly

编译 | 董一鸣,链捕手


UpOnly:回顾过去,你认为以太坊上是否有任何事情是你后悔做过的,如果重新来一次你可能会采取不同的做法?之前你提到过有太多的联合创始人是其中一个问题。


Vitalik:联合创始人的事绝对是一件大事。几年之后,一位当时放弃投资以太坊的VC告诉我说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知道有8位联合创始人的项目是行不通的。我认为他是对的,有8个联合创始人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他们有非常不同的价值观,对什么是一个好项目和他们想要创造什么有不同的想法。


但我认为他低估的唯一一件事是,在那之后,最初的结构确实崩溃了,但事实证明以太坊有惊人的反弹能力。


还有一些小的技术方面的问题,比如我们不应该使用Merkle Patricia Tree(编者注:Merkle PatriciaTree又称为Merkle Patricia Trie是一种经过改良的、融合了默克尔树和前缀树两种树结构优点的数据结构,是以太坊中用来组织管理账户数据、生成交易集合哈希的重要数据结构。),而是从一开始就使用Binary tree。


我也想过如果以太坊在最开始使用了不同的分发模型会怎样?一个比较随机的例子——比如将一半或三分之二的供应空投给比特币持有者。那么它会成为一种怎样的加密货币呢?成为一种比特币的分支吗?


再比如说,如果以太坊在最开始就没有中心化的基金会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那么人们就可以在预售阶段通过买入而参与项目后期建设的决定,那么这样会使以太坊变得更可靠更中性,会不会就能吸引更多的人(原本被中心化思想冒犯过的人)参与?

 

UpOnly:你认为你会在余生都致力于建设以太坊么?还是会选择一位继承者,然后自己做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去做农业?


Vitalik:我认为以太坊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我也会一直做一些以太坊之外的事,比如现在我在尝试着写一些作品。但我不会强迫自己放弃以太坊的工作。

 

UpOnly:我们知道你的父母也是加密爱好者,他们知道你从事这个行业之后变得非常兴奋。他们每天都密切关注着这个行业,参与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的工作,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么?


Vitalik:这其实挺奇怪的。你知道,像我爸爸之前是一位企业家(软件公司创始人)到现在变成一位加密影响者。而我妈妈从以前研究药物变成研究optimistic rollup。我当然希望他们一切都好,这也会让我们的家庭聚会的讨论话题变得更有意思。

 

UpOnly:你曾经在推特上发起过一次投票:问如人们在2035年醒来发现世界上80%以上的交易+存储都用的不是ETH的货币,你希望它会是哪一个货币?选项有两种,一种是从包括BTC、USD、ADA、SOL中选择(结果是ADA以42%的选票获胜),另一种是从TRON、BNB、CNY与NEO里选(结果是TRON以51.3%的比率获胜),这次民意调查背后的宏伟计划是什么?还是这只是一条垃圾内容?


Vitalik:我想感知一下社区的价值观是怎样的,看看他们是否有充分重视以太坊与其他加密货币的不同——有些加密货币是否更邪恶——它们可能是比现有经营模式更中心化以及反乌托邦的。还是他们会觉得最终加密货币会最终融为一体——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这种情况会成立。

 

UpOnly:人们喜欢说某某某是中国的以太坊或者其他地方的以太坊,这种话会让你感到烦恼么?


Vitalik:不,我不觉得,加密圈的人喜欢做一些疯狂的事说一些疯狂的话,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UpOnly:你认为NFT为什么会在捕捉主流叙事方面如此成功?如果你今天做了一个新的白皮书,你认为未来会是怎样的?

 

Vitalik:人们对拥有数字藏品和数字财产的愿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非常强烈,NFT给了人们这种权利。它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因为NFT也是继加密货币和DeFi之后,区块链技术的下一个主流用例。


我知道有非洲埃塞俄比亚还有拉丁美洲的艺术家在使用NFTs。它离完美还有很远的距离,但它仍然是一种有效渠道,使有些非富裕国家的艺术家能在全球被大众所看到。


关于NFT以后的发展,我想举一个很随机的例子。现在人们会给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颁发证书,人们可以用这个证书给别人炫耀自己的成果。类似的,NFT也可以起到像证书一样的效果,而且它可以被交易。如果将来选票也可以被交易的话,那么道琼斯指数可能会很快崩溃。


像在传统民主国家中,我们有类似无计名投票的悠久历史,这些选票不仅仅是秘密进行的,而且你无法向别人证明你是如何投票的。如果有可能被真实证明,那么有些人可能会开始强迫对方投票,民主会更糟糕。

 

UpOnly:你认为以太坊作为一个社区,最大的研究问题是什么?


Vitalik:现在最重要的事情都是关于软件建设以及优化的问题。比如PoS的工作机制,分片的相关概念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比如数据可得性,样本以及如何执行这些事情以及ZK SNARK,这些概念我们都知道怎样使用,但它们仍然有许多需要被优化的地方才能使其更有效。此外还有MEV。


UpOnly:你认为加密钱包产品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Vitalik:我经常提醒大众的关于钱包安全性的问题,尤其是关于多重签名和社交恢复之类的东西。我们知道大多数加密钱包都有一个私钥,由32字节组成的数字,如果你丢失了这串数字,你将丢失你加密钱包中的资产,或者是你的电脑被黑,你也可能丢掉你的加密钱包。


有许多解决方法,其中一个是多重签名,即用户可以建立一个有三个密码的账户,一个密码可以存在电脑中,一个存在手机里,第三个可以由你的朋友或者某个机构拥有,你需要3个中的2个密码才能转移任何资金。你的朋友或第三方机构即使决定背叛你,他们也无法偷走你的任何资产,因为他们只有一个钥匙。


社交恢复的概念是这样的:如果你有一个账户,你会选择一些监护人并组成监护人列表。超过一半的监护人则有能力恢复你的账户。比如我的冷钱包就有6个监护人,他们都是我非常信任的人,但他们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


4个监护人以上的签名则可以允许交易发生。我也有在我的博客vitalik.ca中写过一篇关于社交恢复的文章,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找找看。现在还有很多技术难点没有攻克,以至于它还很难被以太坊用户应用,但我一直在努力使这些技术障碍变得更小。


UpOnly:以太坊上单笔交易费用对于投资组合较小的人来说过高,这也是他们进入以太坊的壁垒,你之前曾说过未来在互联网的每笔交易费不应该超过5美分,你是否把这个当作以太坊的目标?你认为有可靠的路线图来大规模实现这一目标么?


Vitalik:我认为要实现这个扩容目标需要在某种程度上牺牲去中心化或安全性或其他权利。假如我们彻底使用了跨链。比如在100个不同链上有着不同的应用与生态系统,若一个链受到攻击,则整个生态系统都会受到危险的威胁。


但当我们创建多链的应用时,一条链可以在没有另一条链的情况下恢复。Layer2正在变得越来越好,这里有很多工作正在进行中,例如将数据压缩引入到optimistic rollup中可以使之变得比原来便宜1.5-2倍。如果可以将数据完全压缩应用进去,则optimistic rollups将会变得像今天的zK rollup一样便宜(也就是便宜了十倍)。

 

UpOnly:如果几年后人们都可以以5美分的交易费价格进行交易,那通常每个人都只在Layer2进行交易,Layer1则更像一个使各种rollups相互交互的层。


Vitalik:是的。

 

UpOnly:你觉得zkEVM的进展状况如何?你能举例一下它的应用么?


Vitalik:我认为zkEVM的进展非常顺利。人们期待在今年看到它的雏形,但在优化与安全审计显然还存在一些挑战,但我觉得它进展很好。在layer1中应用zkEVM意味着我们能用zkSNARK来证明以太坊区块的执行是正确的,这意味着不是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必须处理每个区块,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世界——只有一个节点需要完成所有算力,其他人都只需要验证这个节点即可,所以这可以使运营一个节点更省时省钱。


而在layer2中应用zkEVM则意味着一个完全兼容EVM的zk RollUPs——这意味着它将在不需要修改/只需要很少的修改以提高有效性的情况下完全支持EVM,这会使gas费更低,因为hash函数在zk中更难证明。

 

对于用户来说,我认为zk rollups相对于optimistic rollup更好的地方在于两点:


第一,在optimistic rollup你有1周的等待周期来提取你的资产,而zk rollups中没有这个等待期。因为optimistic rollup依赖于欺诈证明,它会默认情况下信任提交区块的人,如果有一个区块是错误的,那么有人会在一段时间内挑战他们。而zk rollup中,当你提交一个区块,你提交的是有证明权的区块。所以假设你建立的是一个无效的区块,它在一开始也不会被接受。


第二,zk rollup 的安全性风险更低。假设一个optimistic rollup需要在每秒处理10000个交易,则只有5个人有能力去参与节点的运行,假如有攻击者递交了某个假的交易记录然后击倒所有五个节点会怎么样呢?但zk rollup完全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UpOnly:另一个是关于安全性的问题。现在有很多机构投资者都进入了DeFi领域,你是否觉得目前有太多风险与相互依赖性,一小个漏洞就会导致整个系统崩塌。我们是否需要解决智能合约合作的方式,因为埋在5层深度的东西可能最终会成为损失数百亿美元的触发点。


Vitalik: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我真正想尽量简化这些协议的原因。当我跟团队讨论PoS或者分片会如何工作时,都会考虑尽可能的简化一行行的代码。也有很多简化发生是因为有许多可以完全复制的事情,比如Optimistic和Arbitrium都是EVM链,它们使用的代码与基于以太坊的层使用的代码相同。


所以你知道在第一层中有相同的东西,在第二层中也有相同的东西——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重复使用了很多同样的加密技术,所以在四到五个不同的层中,有很多构建块可以同时使用,这很有意义。

 

UpOnly:我想知道你是否认为有可能会出现类似于网络标准的东西,可以用于长期保护链上的资产?


Vitalik:是的,我认为这类事情的标准会不断发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去中心化的东西都必须升级到Layer2。我最近有尝试把我的博客上传到Mirror上,这会花费我大概15美元的交易费。我期待有一天ENS会支持Layer2,这样我的交易费就可能会缩减到2美元,然后可能是20美分,最后是3美分。

 

UpOnly:当你把真正的隐私带给人们的时候,会存在哪些风险,你认为未来会因为这个问题发生哪些争执么?


Vitalik:我认为争取更多的隐私是一个很重要的挑战,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低估了没有隐私的风险。就像我们之后的所有东西都会变得更加密了,它们就会变得像是你银行账户的twitter一样。我们可以看到某个人给另一个人发了多少钱过去,如果缩小范围,我们会想为什么这个人要给另一个人这么多钱,他的目的是什么,这很容易变得反乌托邦

 

UpOnly:如果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你会把你的资产投入到什么行业(非crypto领域)呢?


Vitalik:我会选生物科技,我认为它会像过去70年计算机的飞速发展一样,未来70年都会迅速发展。

 

UpOnly:可以给我们的观众说一下你的人生建议么?


Vitalik:我的答案是,大家可以尝试在每一天都努力变成一个比昨天更好的人,比如你可以变得更友善,多学习一些知识,比如开始学一下西班牙语、数学或是密码学等等。甚至可以多锻炼身体,我现在就在为能跑完20km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