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买一个 NFT,我学会了英语和画画

格局要大梦想要小 水手 发布在 NFT/非同质化代币
 17171  0

新年伊始,NFT 市场再一次迎来了空前的盛况,一月刚刚过半,OpenSea 市场的交易额创下历史新高。根据 Dune Analytics 的数据,截止 1 月 17 日,OpenSea 的月成交额达到了 34 亿美元,用户量超过 100 万人。

相比之前的高潮,当下的 NFT 项目已然有了质的飞跃,项目方也变得愈发成熟和专业。制作精良的项目自然会吸引一众藏家的眼球,并且随着热度的提升,大部分的项目在二级市场都能拥有不俗的表现。但公售时的超高手续费和二级市场昂贵的价格,让普通玩家对白名单变成了普通玩家的唯一出路。

以最近两个新发售的项目 Azuki 和 X Rabbits Club(冷兔)为例,Azuki 以 1ETH 的荷兰拍进行公售 3 分钟之内全部售罄,而拥有白名单的藏家以 0.5ETH 的价格可以直接参与预售购买。当前 Azuki 在二级市场的售价约为 2.5ETH,也就是说,获得白名单的用户可以轻轻松松地赚取 2ETH。X Rabbits Club 冷兔更是如此,以 0.0502ETH 的预售价格,每个预售资格可以铸造两枚 NFT。X Rabbits Club 预售结束地板价已经达到了 1.5ETH 左右,白名单的持有者能够赚到 3ETH 以上。整个过程中白名单的持有者风险是非常低的,大多数是因为社区贡献例如艺术创作,活跃聊天而获得的。

有的社区成员开玩笑说到「NFT 对个人的自我修养提升太大了,不仅提高了英语成绩,还学会了音乐和画画,最重要的是懂得了礼貌待人。」

这看似是一句玩笑,实则暴露了现在白名单有多么「卷」。

青铜级:拉锯战

白名单作为项目方吸引藏家的主要方式,社区成员可以通过 PoW(Proof of Work)工作证明,积极地参与到为社区的宣传活动,以获得白名单的奖励,一开始白名单是为了鼓励项目早期的支持者和特殊贡献的成员而来。随着社区成员越来越多,项目方开始增加了白名单的获得难度。

以 0N1 Force 发售为例,2021 年 7 月中旬,0N1 Force 作为当月最具潜力的项目之一,Discord 社区涌入一万人以上,随着社区发售之前越来越多的成员,团队也在第一时间宣布了白名单规则,根据 Discord 内置的 Rank 机器,按照排名先后赠与玩家白名单。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让白名单开始变得「肝」了起来。0N1 Force 的成功让很多 NFT 项目开始模仿,但同时也让「科学家」们有了可乘之机。各种「答非所问」的 Discord 机器人开始充斥社区,让普通玩家难以应对。因此很多项目开始努力尝试新的发放白名单方式来以求公平。

去年 8 月底,NFT 市场迎来了上一波热浪的高潮,诸多项目的玩法和整体水平有了质的飞跃。MekaVerse 可以说是其中的佼佼者,20 万社区成员在半个月的时间内涌入社区,习惯了聊天升级拿白名单的玩家,一时之间把社区的每个频道都堵的水泄不通。为了能够既保证公平又能让玩家避免 Gas War,MekaVerse 采取了登记钱包地址抽奖的方式。本以为能够降低玩家竞争的情况,事实却是很多玩家开始「卷」钱包地址数量,批量注册钱包地址,提高中奖概率成为玩家的「对策」。在 10 月初最终发售的时刻,一共 17 万个钱包地址参与抽奖,MekaVerse 的官网一天内访问量高达 460 万次。面临史无前例的庞大社区,MekaVerse 的钱包地址抽奖方式也只能尽可能的保证公平,这一方式也被当下很多项目方借鉴。

黄金级:由「混」到「舔」

如果说前面提到的「聊天升级」和「地址抽奖」两种方式是项目方所设置的客观机制,双方以机制为中心点展开的「拉锯战」。那么之后可以说是项目方单方面的让玩家「互相厮杀」。

为了能够摆脱机器人对聊天升级的干扰,也摆脱只「抽奖」不做贡献的玩家。以 HAPEBEAS**ANG 为首同时期一系列 NFT 项目开始了以创作和活跃为主的人工挑选,这一次看似公平的方式实则是将「卷」发挥到了极致。

这种方式虽然能够避免机器人聊天的情况,但是却不是每个玩家都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保持长时间的活跃。另一方面因为艺术创作的门槛较高,让许多普通玩家丧失机会。正所谓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一些玩家开始转变观念,滋生出了代聊、代邀请、代创作的业务。根据律动 BlockBeats 的了解,当前代邀请的单价在 6 元左右,代聊天因等级限制不同价格范围在 600 至 1000 元不等,代创作则是根据种类价格也略有不同。一些有经济实力的玩家会选择找人代聊。其他人则选择自己动手「肝」,机械地帮助每个新来的社区成员解答疑惑,创作的作品从最开始的简笔画到沙画再到 3D 作品。

(来自 Voyagers:UnKnown 社区的沙画)

虽然这种形式对于项目方来既是极好的宣传形式,又能让付出成本的玩家与项目之间有了经济层面的绑定。但是造成的却是玩家之间相互竞争,为了争取白名单无所不用其极。也就回到了文章开头来自社区的调侃:「NFT 对个人的自我修养提升太大了,不仅提高了英语成绩,还学会了音乐和画画,最重要的是懂得了礼貌待人」。这种方式也是当下大部分项目方所采用的发放白名单的方式。

最强王者:养蛊

如今,随着新一轮热度的到来,几个高热度的项目虽然尚未发售,但是依然将白名单的难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除了代聊、代创作之外,售卖白名单已经成为了常态。

Invisible Friend 因为美术方面制作精良,迅速吸引了一众玩家的关注。形成了上万人活跃的社区,白名单除了上述的方式以外,还增加了新的条件,持有 3 到 4 个 SlimHood NFT 或是 MoodRoller NFT 可以获得 Invisible Friend 的白名单,为了得到白名单,玩家将原本地板价在 0.1 左右的 NFT 项目 SlimHood 地板价瞬间炒作到 1ETH 以上,这让 Invisible Friend 白名单的成本就到达 3ETH,更有人以 4ETH 左右的价格在场外出售白名单。

同期出现的 WGMI Interfaces 也拥有不俗的表现,不同的是 WGMI Interfaces 干脆放弃了在 Discord 社区,将宣传阵地转移到了 Twitter,相比之下 WGMI Interfaces 的白名单更难获得,玩家需要持续不断地在 Twitter 上更新创意作品,转发推特等等才有资格获得白名单。根据律动 BlockBeats 了解,WGMI Interfaces 的白名单价格在 3ETH 左右。

(WGMI Interfaces 粉丝作品)

当白名单开始售卖,整个流程已然形成了小有规模的产业链。但是这并非是极致,Mutant Shiba Club 和 Starcatchers 两个最近开始运营的 NFT 项目,都采取了封闭社区的方式,除去第一时间进入 Discord 社区的玩家,其余的人要想进入社区,需要通过官方推特的活动,解谜获得进入社区的资格,每次活动最多进入 100 到 200 人。普通的玩家不说获得白名单,就连进入社区的资格都没有,更有甚者售卖已经进入社区的 Discord 账号。「卷」白名单已经升级到了「卷」进入社区资格的,已经进入社区的成员也不过刚刚踏入了参与白名单的门槛,创作和活跃依然不能少。为了能够被项目方的管理员看到,成员们开始「争奇斗艳」。

(来自 Starcatchers 的粉丝作品)

面对如此大的竞争压力,也有人选择剑走偏锋,他们精心的准备好自己的简历模板,向项目方发阐述自己丰富的履历和知识技能,争取早日当上社区的管理人员。

(社区中的求职简历)

白名单的「战争」还在愈演愈烈,这个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表达对 NFT 早期支持者的感谢。随着 NFT 市场日益火热,它变成了避免 Gas War 的方式。而现在充斥到大家眼前的已经从最初的艺术创作变成了真金白银。项目方想要得到热度就必须就不得不「卷」。

在诺大的 NFT 市场中,每天有上百个 NFT 项目发售,可纵观这短暂的历史能够真正存活下来的屈指可数,NFT 从社区出发,依赖社区成长。玩家因为利益被白名单练出了十八般武艺,但对于项目方来说真正能够留住玩家的又能有多少呢?


来源:区块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