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带货之后,NFT正式进入流量游戏时代

千岁山 水手 发布在 NFT/非同质化代币
 15940  0
当我们充分理解这是个「流量游戏」时,你眼里的NFT世界也会许变成另外的样子。
撰文:0x13,律动BlockBeats

最近 NFT 圈子最大的热点就是周杰伦在个人社交媒体宣传的 PhantaBear 价格一路暴涨,截止发稿时,地板价已高达 6.7 ETH,反超 Clone X、Meebits、Gutter Cat Gang 等知名项目。


然而,PhantaBear 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在诞生初期仍遭遇了极大的阻力。


1 月 1 日,PhantaBear 正式发售,0.26 ETH 的发售价相比于大多数 NFT 头像项目贵了数倍,销售速度相比预期而言慢了许多,而且在最开始地板价接近破发状态,经过调整,最终维持在 0.4 ETH 左右并缓慢上涨。


随后便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周杰伦旗下的另一家公司,也是周杰伦的经纪公司杰威尔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发布声明称「周杰伦并未参与此商业行为的任何策划经营,也未取得任何收益」,在周杰伦与 PhantaBear 之前划分了一条界线。消息一出,PhantaBear 应声下跌,众人再一次开始指责 PhantaBear 发行平台 Ezek 的创始人刘畊宏在「蹭热度」。


而这并不是刘畊宏第一次「蹭热度」,也不是杰威尔第一次做出如此声明。早在 2015 年,刘畊宏在上海开了一家名为「J Café」的咖啡店,在店中摆放了很多与周杰伦相关的元素,一度让消费者误解周杰伦也参与了投资,于是杰威尔发布了澄清声明。不过在澄清之后,周杰伦依旧十分支持刘畊宏的咖啡店,而这一次,周杰伦对刘畊宏再一次力挺。


「2022,哥先换几个月头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觉」


杰威尔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澄清后,周杰伦本人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开始了对 PhantaBear 的大力宣传。



PhantaBear 交易量也随之大幅增长,地板价迅速飙升,周杰伦又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喊出了「东熊西猿」、「爱在西猿前」的口号。



而周杰伦的力推也吸引来了阿信、林俊杰和陈冠希等明星,他们也纷纷晒出自己拥有的 PhantaBear,拉动 PhantaBear 价格继续飞速上涨。而当 PhantaBear 交易量攀升至排行榜首位时,周杰伦又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高喊「我说过我做什么都要当第一,这可没开玩笑」。



回顾整个故事的发展,PhantaBear 的转折点就是周杰伦开始在海外社交媒体为其宣传,周杰伦本身巨大的流量为 PhantaBear 吸引了无数关注与资金流入,而这也让很多人开始高呼「粉丝经济与名人效应将会颠覆现有的 NFT 玩法」、「OpenSea 将成为粉丝打榜的新阵地」。


其实,这不是「将会」、「将成为」,这些头像类 NFT 一直都是流量的游戏,无论是不是所谓的「Crypto Native」项目都十分依赖粉丝经济与名人效应。


Crypto 圈的 NFT 顶流


如果你很早就成为了一名 NFT 玩家,你还记得你在最开始是如何判断一个项目能否做大做强的吗?


在头像类 NFT 爆火之初,NFT 的玩家们还在苦苦寻找着那些在二级市场拥有良好表现的项目都有哪些共性,社群里也都在探讨着 Bored Ape 和 Cool Cats 有哪些共同点能让它们成为蓝筹项目。然而,随着项目越来越多,人们发现自己总结的「共性」一次次地失效,众多此前并不认可的项目反而持续飞涨,项目的涨跌似乎是随机的、毫无道理的。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 NFT 社群中推荐其他人买入某个 NFT 的理由也从「美术好看」、「团队靠谱」、「路线图吸引人」变成了「XXX 也买了」、「XXX 在推特发了这个项目」。


而这些「XXX」指的就是那几位 Crypto 圈的 NFT 顶流,比如 Pranksy、Beanie、Gary Vaynerchuk、clon、Gremplin、888……往往他们在个人社交媒体宣传了某个项目之后,便会有众多「围观群众」因为他们的名人效应而前去购买,拉动项目地板价急速上涨;或是他们宣传某个长时间未售罄的项目后,该项目的一级市场发售也会立刻售罄并引起 Gas 费的短暂飙升。


BAYC 在发售之初也是靠着 Pranksy、Jimmy 等 Crypto 圈 NFT 顶流的力推才得到了广泛关注,并最终快速且健康地发展;另一位 Crypto 圈 NFT 顶流 Beanie 曾发推宣传 Monkey Bet DAO,在宣传前该项目趋近于规律,但当 Beanie 宣传后,其地板价开始飙升,当天成交均价约为 0.3 ETH,虽然如今该项目再次回归常态、趋近归零,但这不难看出 Beanie 巨大的影响力。


一个头像 NFT 系列可以靠优秀的美术设计、清晰新鲜的 Roadmap 设计等捕获到一批自己的支持者,但想要快速引爆、点燃市场的情绪还需要这些 Crypto 圈的 NFT 顶流依靠自己的名人效应进行宣传。


这些 Crypto 圈的 NFT 顶流靠着十万粉丝形成的名人效应就能在 NFT 市场引起如此巨大的波澜,那如果粉丝数从几十万变成几百万呢?


周杰伦的 700 万粉丝


把这些 Crypto 圈 NFT 顶流的粉丝数乘以 70,便是世界顶流周杰伦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的粉丝数。


如此量级的粉丝数、流量、名人效应对于 NFT 这个小圈子来说,无疑是一次降维打击。


举个例子,就算你不是某个国内顶流 Idol 的粉丝,你也会常常在热搜、社交媒体、朋友圈里看到他的最新动态。这就是所谓的名人效应。


虽然并不是每个粉丝看到周杰伦宣传 NFT 之后都会前去购买,但周杰伦粉丝圈子足够大,能够将信息辐射到更广的区域让更多人看到,就算不是周杰伦的粉丝也能获取到相关的信息。


而周杰伦的粉丝中,占最大比例的便是中国人,而恰恰相反的是,中国乃至亚洲在世界 NFT 的舞台上处于弱势的一方,一方面是缺少站稳脚跟的项目,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新事物的滞后性导致东方 NFT 买家群体人数较少。


这样的差异也就为 PhantaBear 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增量,而当信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之后,PhantaBear 结束了横盘,开始飞速上涨,周杰伦说「做什么都要第一」,一呼百应。



而在 Crypto 世界炒家的圈子里有一句话:「涨幅是最好的 PR。」周杰伦的超级流量吸引大量资金流入,而这又让 NFT 的地板价飙升,地板价的飙升让一众此前并不看好「圈外 IP NFT」的原生 NFT 玩家放下成见买入 PhantaBear,又让更多人因 FOMO 情绪而买入,这又助推 NFT 地板价持续走高。而这也让一众外国 NFT 玩家高呼这就是「东方无聊猿」,甚至开始搜罗起其他「亚洲项目」,MaoDAO 的 Ready Player Cat、国建的河里人,甚至陈冠希曾宣传过的 Heart 都有着激增的交易量及不小的涨幅。


接下来,不妨让我们做个推演,当受到周杰伦名人效应影响买入 PhantaBear 作为自己第一件 NFT 的人们赚到了在 NFT 世界的第一桶金之后他们会做什么?虽然一定会有一大部分人选择套现,但哪怕只有 1% 的人选择留在 NFT 市场中,继续购买其他 NFT,对于整个市场来说都是极为关键的,不是因为为市场留下了多少资金,而是为市场增加了一名藏家、交易者,之后通过他们的个人关系网逐渐将 NFT 传播给更多圈外人、更多离圈子更远的圈外人。


终于,我们可以大胆地承认,不管你的项目是不是 Crypto Native,比的都是流量,没有流量就没有曝光,没有曝光就没有资金流入。而此前我们称之为「Crypto Native」的项目吸引流量靠的是 Roadmap 中提到的 Airdrop、token 等未来计划,而 PhantaBear 等则是依靠圈外 IP 获取流量。加密原生品牌从零开始建设社区,声量逐渐变大;圈外 IP 带着一个已经形成的足够大的社区进入 NFT 世界,无需从零开始即可立即影响市场。


除此之外,很多人一直瞧不起的「国产项目」这一次不仅彻底超出了人们的预期,更是在世界 NFT 圈子中引起了热烈讨论,占据了一席之地,除此之外也让更多人开始关注到了来自中国、亚洲的 NFT 项目,这对于长时间缺少话语权的东方 NFT 玩家而言是极大的鼓舞。


时至今日,也许我们不能再简单地以是否是加密原生为项目分类,也不应再以是否是「圈外 IP」来作为判断项目前景的方式,当我们充分理解这是个「流量游戏」时,你眼里的 NFT 世界也会许变成另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