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到底有没有发NFT?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Defi有道 水手 发布在 NFT/非同质化代币
 9005  0



1
周杰伦NFT——岁末年初的惊喜
2021年12月18日,周杰伦深度潮流品牌PHANTACi与NFT发行平台Ezek 合作,官宣即将推出名为“Phanta Bear”的 NFT项目。

该项目发行1万个NFT,每个售价0.26ETH。消息一经发布,就迅速引爆了市场,主流媒体平台纷纷发文,项目的Discord 社区短时间内激增到8000人。

“周杰伦进军NFT市场”、“周杰伦入局元宇宙”等相关词汇占据了热搜。在Ezek的官网介绍上也公开宣传:“每一只熊的服饰和配饰都是由周杰伦和PHANTACI共同设计的。”

(#Ezek 官网截图)
所有人看完后,都形成了一个不争的共识:Phanta Bear NFT 就是“周杰伦的NFT”。

元旦前夕,12月31日,周杰伦与昆凌在个人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宣布已经获得PHANTACi NFT空投,更加引燃了广大粉丝与加密世界爱好者们的FOMO热情。“该如何参与?”“周杰伦的元旦礼物”等话题成为热议。不少人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的NFT抢购。


(#周杰伦&昆凌Ins截图)

2
40分钟6300万
1月1号11点开售之后,短短40分钟之内1万个NFT全部售罄,Ezek官网一度出现卡顿状态。

按照售价0.26ETH计算,当天总售价超过6000万人民币。截止今天发稿时间,按照NFT交易平台Opensea交易价格,单个Phanta Bear 地板价(最低价格)0.7ETH折合人民币17000元。

(#Opensea交易平台 PHANTA bear 信息)
但是,故事的高潮其实还没开始。

3
姗姗来迟的“辟谣”
在1月3日,周杰伦的作品经纪机构杰威尔音乐突然微博发布声明,Phanta Bear不是周杰伦推出的NFT,并且周杰伦个人是没有参与任何经营策划的。

(#相关媒体报道)
这似乎是一记响亮的打脸,切割了项目方和周杰伦之间的关系。让市场不满的是,项目方从12月底就开始宣传,跨年之夜等上热搜也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如果杰威尔音乐有心辟谣,为何在散户们已经花了钱、买了东西之后,才站出来呢?

更何况,在这张声明之前,周杰伦和昆凌的个人社交帐号已经公开为项目造了不少声势,还用了“哥收到的第一个特别礼物”这种明显的周氏语句——自从周董失去方文山之后,他就总自称“哥”,“哥练的胸肌”就是前例。

正当市场一片讨伐声的时候,第三波反转来了:周杰伦和昆凌将自己Instagram的账号头像,换成了这个NFT。

(#周杰伦&昆凌Ins截图)
好吧,是非曲直都是你们说了算,至少这个举动,对慕名而来的小散们有了一个交代,也稍稍挽尊了NFT的价格。

但我还想关注一个问题:

4
钱流向了何处?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区块链更是不可篡改的”。我们在区块浏览器上查询了NFT最初铸造的记录,试图追踪来自购买者的几百枚ETH最终流向了何方。

在Opensea上,我们找到了这些NFT的交易历史,并按图索骥,在区块浏览器etherscan上找到了对应的铸造交易:

(#区块游览器)
用户购买NFT花费的0.26枚ETH,被拆分成两笔,分别打入了上方红框标注的两个地址。(一笔交易为何打入两个地址?)

地址1(以下简称84e2)的最后一笔链上交易发生在2021年12月15日,也就是说,今年元旦销售过NFT之后,地址1上的ETH并无转移。目前,地址1上沉淀了309.52枚ETH。

而在此之前地址1发生的链上交互,大多是把ETH转入了0x0d7d614eC17d7369300b60d67C80497527C43129

而这个地址,在过去一年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把大量ETH转入币安交易所的钱包0x28C6c06298d514Db089934071355E5743bf21d60(链上标记为binance14)。

再看地址2(以下简称cf39),目前其中仍然保有1614枚ETH。这是一个很新的地址,最早的一笔交易在今年的1月1日,推测为项目方为了这个项目新建的地址。

在过去的5天里,地址2分别向0xEc6f18C5d311eb4f2361Af33B04B611e544533Cb、0xa367CE5FC528CAd62f3DE5535D9dA9E2dc6557b2转出了546枚ETH,这些ETH的大部分,又都被转移进了币安交易所钱包binance14。

链上的线索到这里中断了,项目方将ETH转入交易所的目的,外人不得而知。

截至发稿,Phanta Bear在Opensea上的地板价为0.7ETH,比它的初始售价,仍然高出了一倍。早期投资者是可以获利的。

5
明星对于NFT的“流量加持”
其实不只是Phanta Bear,NFT市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爆发出来一个热度很高、吸引明星都参与的项目。

NBA著名球星史蒂芬库里曾经花费18万美元买过一个猴子头像并在个人Twitter上发布,这是猴子最初的重要推手。

余文乐和吴建豪对CryptoPunks十分喜爱,根据余文乐的区块链账户追踪可以看到,他购买CryptoPunks一共花费了123万美元。

林俊杰除了购买猿猴头像外,还公开宣布在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花费了12.3万美元。

到目前为止,很多著名的NFT项目都靠着明星效应“出圈”,而明星给项目带来的热度,最直观的反应就是在交易价格上。

但不要忘了,NFT实际上是一个“点对点”的交易,理论上不排除自买自卖的可能性。明星们究竟是自掏腰包,还是和项目方联合作战,我们无法一一猜测。

但还是要提醒大家,web3的价值,应该来自于群体的力量,而非一两个中心化的权威。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如果对Defi有道感兴趣,可以关注公众号:defi有道,我们有数不尽的干货等着你,愿我们共同进步,DeFi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