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广播:

比特币是屌丝逆袭机会吗?(那些被打脸的大V)

大V帮副船长发布在 BTC/比特币
 2285  9

谢国忠(前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我认为比特币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过几年他是会消失的。从价值是上来说,比特币高点已经过了。原来炒比特币是说美金要跌了,但在以后的12到18个月里面美金是上升的。

麦刚(天使投资人,通卡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实际上进入一个背景才产生一个新的事物,这样的事物在未来,在人们的历史长河里面,只能让时间去检验。

洪灝(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我觉得比特币本来是一个软件,所以可替代性非常强,所以我们在比特币取得成功后,别的电子货币出现,因此潜在的作用比大家想象的多。

如果这个软件只有交易的功能的话,那么它的市场的价格取决于交易人的情绪或者对愿景的判断,那么他最根本的价值是挖矿。在比特币最初产生的时候,它的交易价格是20到40美元,到最后炒起来,所以现在还是在一个价值会回归到货币的本来价值,同时因为政府的税收作为排除在几年以后或者是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有新的系统替代的可能。

徐明星(okcoin创始人):其实很多操作比特币的人,他们认为一种价值是有一种基础,这种基础是比特币成为未来全球交易支付工具的一种可能性。麦总也直接投资过中国第二大支付企业易保支付。你怎么看待比特币支付领域的发展呢?

麦刚:比特币是一个完整的支付网络,先不谈货币意义和价值意义代表,比特币从它的特性、逆名性、成本、效率、时间等等方面,决定他是在当今这个科技背景之下,最完整最先进的支付网络,所以这样一个网络的支撑比特币的价值就一定有所在。第二,作为支付的工具,支付网络,随着商家和用户采用越来越多,网络的价值越来越高,这是非常明确的网络效益,所以有支付功能的价值,比特币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体系。

谢国忠:现在谁在用支付?现在说商店接受,实际支付的量是很少的,起的是宣传作用。他在美国用来推动的是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就是因为不记名,这是比特币最大的优势。从长远来说,这个不记名制度是肯定不行的,跟政府对着干。我觉得比特币和其他的支付的功能竞争,面临的问题是要符合政府监控的条件,要雇大量的律师、庞大的IT系统保证安全,成本巨大。最后变的跟银行一样。

徐明星:听说在南非很多人不用美元是用钻石,是不是比特币比钻石还好一点?

谢国忠:因为钻石面积小,很小一点点的就可以值很多钱。这种东西如果真的比特币,如果政府不去干涉的话,比实际上灰色经济至少是1/10,中国的贪官很多,如果他用的话,你的价值就不得了,但是动态的去考虑这个问题,政府允许存在的话,政策就要倒掉了。

洪灝:以今天现在比特币的价格来说整个比特币值是60亿美元,今天是用这种方法把这个2100万全部挖掘出来。如果是对照美国每一年用信用卡支付的钱大概是60万美元,它只相当于美国的整个支付系统的1%左右,所以这个货币的设计本身有一个非常大缺点,他太小了,没有成为一个支付连接的有效工具,同时因为有很大的无政府主义的成份存在,因为每个人发自己的货币,但是每个人的行为都是没有变化获益的,所以这个货币的行为导致了它整个系统的不稳定性。

麦刚:刚才洪总的这个是一个事实性的错误。

梁松:比特币点播还不行,但是很可能会在10月份用比特币可以在电视节目上,可以支持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统筹,有可能会有这个。

徐明星:其实今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美国加州通过了一项方案,比特币成为了合法货币。

谢国忠:比特币要想变成一种货币,必须要接受监管。不接受监管的话,你就会被灰色经济去用所以这个跟法律体系是对抗的。接受了监管以后,比特币的优势就没有了,没有规模效益,对经济来面来说的话它的量是很小的。第二它的供应量没法控制,要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货币是非常困难的。

麦刚:比特币是一个新生事物它也存在不断的演变,我相信这些规则在中国和各国越来越明确。监管是必然的,因为他是一种的金融服务。

谈到中国政府的态度,刚才谢老师谈到那个货币发行的概念,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跟别的地方不同的概念。当今这个在国际货币体系是在央行作为主力银行的支持下,通过商业银行的陈述教育等一系列的工具把货币逐步发行出去,这个当今的国际会议体系的根基和基础,但是比特币的根基发行没有任何关系。比特币产生经济最类似的就是黄金的产生价值,所以发行这个概念,在比特币里面是完全是不存在的行为。

谢国忠:金融的核心是分享管理资本,网络是个工具,这么多能干的人都集中在IT这个行业里面,所以他有很多能量,有很多形式表达。所以我觉得那个比特币是跟这个有关的。另外一个就是现有体制下,很多人得不到发挥,就在这里面放大,也不管有没有用,我觉得这个时候的话想赚钱的话不容易的。

梁松(电视节目制作人):比特币从第一波涨起来的时候是苹果的这些创始人等等是他们在买大量的比特币他们认同了这个数字货币的理念,他们认为这是未来货币的趋势,是一种创新。第二波华尔街的人炒起来的,根本不是中国人炒起来的。

美国的经济人举了一个例子,我给翻译一下:世界上一共有两种动物,这是美国人的说法世界上一共有两种动物。一种是鸡一种是黄鼠狼,在几百万年前,黄鼠狼要吃鸡那个时候要吃鸡的方法是见到鸡,恰住鸡脖子,拧掉鸡腿然后开始吃,现在呢这个几百年过去了黄鼠狼吃鸡的方法远隔千山万水,不见面通过增发货币的方式就能把鸡吃了,后来全球几只鸡就想这个事儿挺冤的,后来他就想了一个方法,编了一套数学模型,加密的算法。于是能够发行基地,全球的几千万台计算机共同维护一个体系,保证这个基地,不用远隔千山万水来吃,于是这个全球的鸡就欢欣鼓舞,我们终于有一个保障自己财产的方式了。

洪灝:这个鸡和鸭的问题,有聪明的鸡和笨鸡,刚才我们讲的吊丝逆袭,整个故事的是建立在聪明鸡发现笨鸡,笨鸡存在的问题上,所以吊丝并没有逆袭,吊丝逆袭的成本是建立在别的吊丝失败的基础上。

麦刚:这些公司笨蛋他也不笨。

洪灝:因为他拿比特币是做营销。

谢国忠:我再加一句话,现在全世界是IT大泡沫。在美国是硅谷跟着IT在抢,硅谷的哪些人现在变得那么有钱,他要把世界都收购来,就想收的是金融,要把央行也收过来,他因为自我膨胀。我觉得这个是泡沫的反映,有些人你做某件事情做的好,叫做专长。如果你要去跑到其他领域里面,要把其他领域给接过来,我觉得这是过分。

梁松:谢老师的意思是被炒起来的是泡沫,泡沫一定是有问题的。那大蒜、姜都被炒起来了,翻了几十倍,那么这个央行禁止给他结算了吗?为什么比特币翻了十几倍,央行会禁止给他结算呢?是因为他是破坏性创新,破坏了一些竞争力,他跟炒作和泡沫没有关系。

洪灝:非常有关系,它不仅仅破坏了政府的利益,侵犯了政府权利,因为早比是政府的权利。同时央行禁止是因为如果一个货币的波动,过于大的话,持有这个货币的人本身要造成损失,这是我们经济学里面的膨胀成本。那么现在中国政府不禁止大蒜的买卖,因为他不危害我们的国际名声,我们没有大蒜照样吃饭,但是你如果炒一下,水稻、小麦绝对不会让你炒,因为我们看到政府的国储每年都在收购小麦,小麦的成本价每年都在涨,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

麦刚:全球现在只有60亿美金标定务,在全球引起这么多的轩然大波,在所有经济人士,有这么多激烈的讨论,足以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划时代的讨论,那么我们回到我的讨论框架,我们讨论清楚一个比特币作为支付宝工具而不是价值,我信刚才我理解的的观念,包括我理解嘉宾的观点他是有价值的。

洪灝:支付是一种功能,并不能需要给一个钱去支付一个东西。

麦刚:那我如果投资这个易保支付,如果易保支付要上市的话,至少是2亿的美金,那个经济配票他也是一个子公司,没有独立上市,但是至少支付宝如果他上市多少公司,他作为支付网络支付体系所存在的价值。没有Bcoin就没有Bcoin这个支付网络,这是一个根本的逻辑问题。如果这个支付网络是有价值的,那么这个Bcoin就是有价值的。这是我讨论的第一层面。我们马上进入第二个层面。

梁松:麦总的意思是把这个比特币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作为一种软件作为支付的工具,这个工具是不是有金融服务的功能,这个功能是不是有价值的。第二他是不是一种货币,或者获不获得政府的认可这是第二个。

谢国忠:我觉得当时现在的比特币的话,谈的话原来炒到100多的时候非常多,刚才说的大蒜炒起来他的钱都是在中国人里面赚的,最起码要在中国里面,只要在中国里面。所以这个是炒股是有中国之内的,比特币炒起来就到全球了,不受共产党控制了,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梁松:这个性质没有比特币照样能做,在香港有人做港币每天交易的事儿,没有比特币的交易这件事儿,谁把港币进来。

麦刚:就像物理学的单位是公斤、质量、长度,可以衡量。经济学的单位是什么?是货币。货币当然是变量了,请问一个麦当劳是多少钱?应该问美元还是黄金?是1978年的黄金还是1987年的美金。货币是受到各种元素所操控变化的。第二,为什么美国的很多这个物品非常便宜?这里面原因非常复杂,但是有一个不容辨别的事实,当今的美元毫无疑问是霸权货币,这是美国体系里面最重要的根基。请问比特币在当今金融体系里面最类似那个金融焦点?数字化的黄金或者接近一个完美版的黄金,这个是比特币所产生的意义,这样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物质产生后,会对货币格局产生什么样的一种影响。

洪灝:你的这些观点我都不同意。他不是一个数字化的环节,因为比特币总量是2100万,但是不能够排出别的软件系统,用新的算法传播新的算法。经济学本来不是一门计量的学科,它是一门哲学,经济学要回答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把有限的资源里头,把有限的资源达到最大的产出?

讲到这个世界有几大货币系统,有美元、欧元、人民币。人民币现在在储备货币不到1%,非常少,但是总的交易量不到10%,而且在过去的两年里头人民币占的全球总的交易量是翻倍的,地在新的货币系统里面,就是用现在的用五个最主要的货币,去解决全球的支付问题,那么由于已经有五个主要的货币,而且这五个主要货币的运行非常平滑,没有特别大的风险和搏斗,不像比特币有些可以上线几百块钱,几十块钱,10%的上线。这个货币系统已经能够实现在有限的资源,达到最大的产出。所以并不需要这个新的货币。

梁松:我不同意。本来世界上已经有马车,已经有船了,难道蒸汽机的发现就比不过汽车了吗?

洪灝:蒸汽机比马车好。

梁松:谁说比特币不比别的法币好了?支付结算快。

麦刚:我也是经济学的,回到货币上的较是越来越多。我刚才讲到了货币银行,商业银行的转出去的,这里面存在好多的问题。首先他们介绍的不公。什么叫做不公平呢?越是接近货币来源的企业和个人,越以钱生钱,用实在的例子告诉你在过去4万亿里面谁最受益?银行把钱贷给谁,谁最受益。银行把钱贷给了谁?贷给了国企和做商业的投资人。但是后来我们知道这些企业拿钱去做什么?并没有投入到国家他们希望做的实际资金里面,而到资金炒作的领域,所以国家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就算他的货币方向是对的,他的执行、操作、实践上能保证是对的吗?所以我只能说这个话题,当今的货币体系有缺点,那新的货币体系的产生是不是能解决?我觉得很值得探讨,所以我抛给所有嘉宾,以及前场观众的话题是说,如果世界上存在完美黄金,请问这个完美黄金的出现对世界经济割据是一个稳定性?还是什么一个连接意义?什么叫完美黄金?黄金不能无限切割、不能无限接待,有些国家不能兑换。这些问题造成黄金不是完美的,比特币今天想做事情是想通过不完美性质进一步完善,所以再次抛给大家话题,如果这种物质的商品的出现,会不会给我们来来好的印象。

徐明星:从19、20世纪退出了人类的货币领域,很重要的是因为他的总量是不够用的,所以在英国最早出现了基本规则货币,以黄金为比例好象是1比1英镑,以这个机制来发现英镑的,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完美黄金几位怎么看?

谢国忠:刚才提到的这个技术性问题,比特币可以无限切割的事情,如果它可以切割的话,也不是说针对了几点,因为你的如果我们明天采用比特币的物价,你去买杯咖啡什么都有比特币的价钱了,你再切割也没有用,因为这个价格已经定了,切割之后的话,你必须把价格变了以后,比特币的供应量才会实现,所以实际上是不可实施的。

麦刚:这个切割之后的黄金下价,黄金为什么退出历史舞台。

谢国忠:因为一个黄金可以把价格的无限的抬高,然后重新定价,它也是够用的。但是这个是不符合实际,如果是把大米定好了是一两黄金,100公斤大米,那明天的话大米的生产的话变的很多了,黄金的不够了。走后会同说了你说黄金的话,黄金重新定义了,一两黄金从10公斤变成了一两了,重新定价,所以这个切割从功能上是没有用的。

梁松:可以无限切割,他主要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比特币的总量是小不够满足整个世界实体经济的需要,当比特币的价格足够高的时候,他因为可以无限切割,仍然可以用0.00几比特币去买一杯咖啡,我觉得这个问题。

谢国忠:明天咖啡变多的时候,你就不能调整比特币的价格了,你说如果明天我货币量的需求大了,我再无限切割,切割的话咖啡的话,作了一定的价,是不能够重新定价的。

梁松:因为有了这个交易以后这个OKcoin以后,它的价格是有一定的变化的所以咖啡店可以换它的价格的。

谢国忠:放在口袋里比特币,今天可以买一杯咖啡,明天你说你可以买两杯咖啡了。所以那个黄金的话就是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在黄金被取消之前的话,工业经济上出现了大量的每10年大下调因为工业革命,现在大家都在唱好IT革命,IT什么革命,跟汽车火车相比的话,他是很小的一种技术革命。

梁松:工业革命的发展使黄金被淘汰了,信息革命的发展就是把黄金给淘汰了。

谢国忠:你看现在IT发展的那么快,这六年世界经济正在增长IT带来了什么奇迹呀?

麦刚:为什么说黄金退出历史舞台?其实我本人认为,黄金要解决的问题非常简单,把黄金数字化。但是为什么没有黄金数字化,没有得到推行,很简单是因为从一九二几年那年代,国家是因为货币适用体系的崛起,有了国家货币体系,去推动黄金的发展,所以黄金被退出了历史舞台,并不是说黄金的产量不够,所以导致退缩。所以说黄金本身就是问题。

谢国忠:黄金的生产是非常有限的,全世界的话黄金是有限的,黄金是那个星球进化的过程中产生一个很少的东西。所以在地球我们黄金知道有多少呢?刚刚洪总说了你今天有比特币,我明天有其他的货币,每个人可以搞一个货币,这个技术的话是可以变化的话,是可以很快的。所以比特币不是黄金,把比特币说成黄金是不对的。

麦刚:黄金是因为地理形成,全球是唯一的那比特币是否唯一的?或者类似的商品能否被复制?这是非常热烈在讨论的话题,只是说业界的一致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感性的话题。

徐明星: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我是做工程师的我是学数学的。比特币为什么说他具有内黄金属性?黄金一个非常好的属性叫不可复制性,如果比特币能复制成另外一个其他的coin那么这个比特币数据要怎么反映呢?比特币如何具有类黄金属性呢?他其实建立在两个软件上,一个是它的算法,这是一个可复制的。另外比特币依赖于全网的计算能力,这个计算能力越大比特币就越难被伪造,也越南被进行所谓的因为数字的东西很容易做双发。但是比特币成为一个全网的计算力来,计算力做越大越难防发,越难伪造。现在的比特币的全网计算力大到什么程度呢?现在现场有很多做挖矿计算的,有一个数字是每年在比特币细算挖矿上所耗的成本,现在已经是中小国家的均费,相当于哈萨克斯坦的均费,这个计算的速度就是说我们中国最牛的计算机,天河可能只有它的千份之一或者万分之一的计算能力。如果想复制比特币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如果你新做一套其他的比方说Acoin和Bcoin,就是你如何建立如此庞大的计算机网络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比特币在过去几年悄悄分析了,这个事情,然后后来大家因为他可以赚钱给他提供能力,现在开始设计了专业的芯片来进行挖矿的计算,所以新的币很难复制这个比特币的过程,所以在过去的4到5年内,全世界推进了200多种coin什么样的一种coin?像比特币一样在如此大的范围内被大家所认可。所以它的不可复制性或者说很难复制性。黄金现在可以复制了,但是复制黄金的成本比黄金的价格还要高的很多,是这样的。

洪灝:很多东西都是不可复制的,我们在场每个个体都是不可复制的。但是不是等于不可复制的东西都有价值的,而且它的市场价格远远高于他的本身价格,所以我们这里并不是在争论比特币,我作为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的手段,因为他有别的货币不能做的事情,有一个事情,我们现在争论的这个东西是投机的东西还是一个工具一个软件,这是我们不能够达成的共识的。

麦刚:我们往往高估了新科技在当下三五年的进展,而低估了他在未来的发展,所以我今天比特币的价格市场当然是投资市场,但是并不等同说他在未来控制的发展空间,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它的价值取决于他的属性。再次我认为比特币是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去模拟了黄金这样的技术,虽然它不是很完美但是事实的出发点和目前所需的进展让他在未来的前景不可消失。

梁松:比特币私下印钱,任何国家都认为他是违法的,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欧元我认为他是在法定货币一种成立,为什么?是欧洲这些国家主动放弃了驻地权,然后大家共同维护一个货币的发行的总量,实际上是比特币整个的意义是类似的,我认为比特币特机制是为这些法币发行的国家认同、认可和使用的。

麦刚:这里面也做了一个探讨和研究,我们谈货币的时候我们涉及到了流通货币,大家买菜。我当然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能看到他用货币来买菜,但是货币有很多形态,比如说当今的黄金时代里,毫无疑问是货币,它的存在主要是以货币的形式存在。比特币他是以一种数字货币的形式存在,可能具有流通货币,可能有支付、储备货币的意义,这些问题都会在未来的博弈当中我们非常期待它的产生。我们讲的后天和再后天。

梁松:我们今天你用的是一个成人的标准来要求一个小孩,一个小孩每天长到多大,每天都可能不一样,这周和下周一哺养,等他长到成人的时候,他是通过弄了,他的生命力在那儿。

洪灝:你自己的逻辑已经矛盾了,因为你的卖点是你的功力是有限的,但是纸币的功力是没有有限的,但是纸币巩功力的限度取决于我们经济的增长和通胀的水平,但是比特币这类的电子货币,它的卖点是有限的,所以你的卖点和你今后要成长成一个货币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你知道吗?

谢国忠:渐渐地强调为大家解说我觉得共产党绝对不会支持,想都不要想。

麦刚:这个事件还有美国还有欧美国家来解决,美国不是针对与于中国的。比特币不是只属于中国的是全球的产物。我认为比特币你刚才讲的是流通货币,还有很多计价、储备的货币,这是货币时代的作用价值所在的,我从来没有说明天上街买菜用货币。因为这个是不可能的。

谢国忠:货币的话他交易作为流通他是很少的。他主要是做信贷体系,而流通的价值的话他是由信贷来决定,有关的。因为比如说要是中国的货币,有120多万元,实际当中人突发是很少的,大部分是在信贷,在信贷的背后是工厂、大楼、铁路、公路。所以它的价值是跟着这些市场来对决定的,所以为什么这个物价的话不会出现很大的波动,是因为这个背后决定的。所以你说比特币这个事情,光从货币来看的话,就是因为他光把那看作这个流通的东西了,他肯定的价格波动非常大。

麦刚:我个人认为,恰恰认为比特币在全球各个领域内,有可能在未来担任一个储备货币的可能性。

洪灝。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我用一个数字黄金现在的总值是80万8亿美元,那个比特币是60亿美元。

麦刚:相差太少了。

洪灝:黄金只占总的货币的5%到10%。

麦刚:我想问为什么全球要开发信息除这个东西?因为他是我们价值物,它带来了一种价值,一种价值的保护手段,这种手段比特币是否具有,我觉得属性上具有,另外他今天太小了什么都不是50年之后呢?

梁松:比特币在我的眼里他是一种破坏性质创新,怎么运用这种创新?一方面我们可以等待它升值。另一方想想比特币这种机制,怎么从破坏性创新能够变成合作性的创新,有的人把这个机制能够运用到现在中国的网络平台1286家,有2000个亿的信贷转运额,美国信贷有62个亿,这些金融产品都需要运行在透明的不能够加工的金融体系呢,能不能用比特币的机制,去解决金融体制的创新,把比特币看作一个交易手段、工具和一个软件的时候,我们就豁然开朗了,我们怎么把它的创新属性发现出来,这个是不是我们的一个解决方案?

洪灝:没有在鸦片战争之前,我们中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中国的货币体系是全世界最流通体系当时是以铜板为主要流通利息。

梁松:对,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铜板而不用纸钞,别人用白银,所以我们被用纸钞的人打败了。所以现在我们用纸钞是别人教我们的,如果我们再不用比特币的话,我们就会被用比特币的人打败了。

麦刚:我做一个假想,假如说上有一个国家,某国说兄弟们我今天发行了国家货币,我是来跟你有比特币的退换体系支持的。就好比说100年前英国说你们拿货币来兑换黄金一样,假如一个国家我发行的国家是用货币,但是我说使用货币随时可以兑换比特币,请问这些货币会在某些领域内受到欢迎吗?如果有一个国家这样做,另外一个国家怎么想,如果有两个国家这样做那其他国家怎么想?

梁松:你说的是黄鼠狼这个已经分开了,这个是存在吗,已经这么发生了,有的欧洲国家是接受比特币的。

麦刚:加州已经承认了,别人会怎么想呢?加州会因为承认得到好处呢,如果别人有好处,我们有什么好处呢?接受他的比特币它的交易会收税。

谢国忠:加州都快破产了,他什么都干了。

梁松:所以总有黄鼠狼接不到鸡的时候他会揭发鸡发行的基地。

谢国忠:硅谷型的大牢给加州的董事长捐点钱就干了。我觉得比特币致命的问题是支付跟货币连在一起,最后它藏起来说本身就是因为这个他是支付这个功能的话,效益非常高,它也会被其他新的支付体系取代的。

麦刚:我从来不认为比特币借的从业角度,在我心中是一个品牌是一个技术革新者按,是未来世界金融品牌的一个,所以我非常期待你们给世界带来新的趋势。

梁松:这个趋势,我现在我再说一句,现在我们的趋势,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金融的时代,未来是一个自经营的时代,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参与它的设计、发行和运作,所以这是我们的时代来了,不要让他们把我们的智慧大门关上。

洪灝:关于美元的事情不断地浮现,本来我们的在外汇贷款是8000亿美元,现在是4万亿美元。我们在过去的10年里头增长了5倍,但是大家有没有感受到我们中国人民最终的是被赶改善的。

梁松:刚才我们讲的这个寓言并不代表这个事实的关键,只是让你理解的更方便,鸡所发明的这种激励氛围的机制,不是像原有的方向的法定机制,他是一套算法来维护的,全球几千万台计算机共同来维护的,所以他很难蒸发这是他透明机制的优势,至于说我们这些我这样的吊丝怎么能通过这样的创新机会来逆袭,需要你前行的,利用现在比特币没有那么高的空余期去研究它的技术和应用,把它真正的内在价值发挥出来,比如说他能不能染色,切割,他怎样的这个能够跟现有的金融体系交接起来,做合作式的创新呢?这是一个逆袭机会。

洪灝: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当只有狼发行货币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鸡,当所有的鸡能够发行货币的时候,所有的鸡就变成狼狗,所以尽管你有一个严密的算法,各式各样的软件系统但是没有办法保证这个人性的弱点,把每一只鸡变成一只狼。

梁松:你说的特别对,人性的弱点是更不存在的,但是现在呢并不是鸡来发行币,而是鸡共同维护了一套币的系统,鸡本身没有发币,并不是每个个体的鸡都能去发币,他是有一套体系,而这个体系被很多其他的鸡去复制,其他币但是他不能占到整个全球交易量的80%或者90%以上。所以最后最通常使用的鸡被胜出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儿讨论比特币去寻找比特币创新给我们创新带来的逆袭机会。

麦刚:我不太同意你说的吊丝逆袭的概念,我只是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变革机会。

徐明星:总结最后一句话,对比特币过分的期待和过分的贬低都是不理性的行为。



http://money.163.com/14/1009/09/A83SOJE700253G87.html

单选投票投票已结束
1、是
共19票 57%
2、不是
共14票 42%
已有33人参与投票
  • 正序
  • 最新
只看帖主楼层直达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