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里走出的互联网:没有哪次牺牲是无意义的

比特派钱包 版主 发布在 区块链社区
 1536  3

引言:好的产品想法很重要,但是产品与市场相匹配(product market fit)更重要。本质上,创意很难单独判断是不是好创意,只是在于是不是对的时间点。泡沫也不仅仅代表疯狂。在老一代基础设施上发展出的层出不穷的“应用”之中,能够在泡沫后留下来的,也指引了下一阶段基础设施的发展方向。创意很重要,坚持活着更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能够随着事物发展的道调整执行层面的术,在对的时间点实现当年的梦。

 

——Multicoin Capital 执行董事 Mable Jiang

 

我很喜欢金门大桥,雄伟,壮丽,横跨在山海之间。十多年前在旧金山读书,租房子的时候特意选的一个号称有Golden Gate Bridge View的房子,但实际从客厅向金门桥的方向远眺,只能看见露出的一点红色桥塔。我的楼上单元住了一对美国老夫妻,偶尔在楼道碰见,礼貌的相互一笑。我常常想,他们在楼上应该每天都会欣赏这美丽的大桥吧。

 

有次跟房东聊天得知,老夫妻已经租他房子很多年了,日子很清贫,他挺同情老夫妻,这些年从没涨过房租。尽管清贫,但老夫妻还是维持着自己的体面。常常看见他们开着一部老丰田出去买菜,车已经老的看不出年份,但从里到外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有次我在华人超市买了一堆速冻饺子,煮多了吃不完,突然想起他们,装了一大盘拿上楼。“这是home-made dumplings(家里做的饺子),来尝尝”,老夫妻吃的很开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下一家人,四海皆兄弟,所以我不算骗人。

 

熟络了后有次老爷子找我说上不了网,让帮忙看看。那是一部非常老的电脑,装的win95系统,用的竟然还是个33.6K的电话猫,开眼了,我也是第一次见。老爷子说,当年买这台电脑是为了用E*Trade买卖股票。互联网泡沫的时候买了很多科技股,一辈子攒的大部分积蓄和几乎所有401K退休金都随着互联网泡沫灰飞烟灭,只能靠每月微薄的社会安全金维持生活。大概是早已接受了现实,老爷子说这话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反而是我有些震惊。当时泡沫刚刚破灭后不久,依然经常能听到关于大泡沫的各种段子。可段子毕竟是段子,听听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某天突然发现段子里的人们就生活在我身边。就像最近常能看到的那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修好后我说这猫可有点慢,老爷子说够用够用,拨了号,以平均不到4K的网速连上了craigslist去淘换二手货(美国版58同城)。彼时,宽带早已经普及,以拨号网速还能正常使用的网站大概只有这类几乎全是文字的网站了。直到今天,访问Craigslist依然会让你以为穿越回了20年前,真是不忘初心的典范。

 

回到1999年3月。一家叫Priceline的在线机票销售商上市,发行价19美元,IPO首日涨到了88美元。此时距离Priceline 网站上线仅仅11个月时间,不过就这短短的11个月他就烧掉了1.5亿美元。即使这么烧,Priceline当时每天也只能卖出几百张机票,并且每卖一张就赔30美元。1999年,亏钱是成功的.com公司的标志,每家都在亏钱,但很少有公司能像Priceline亏的那么有创造性。


比Priceline还猛的是一家叫Webvan的公司。早在20多年前,Webvan就想要线上卖生鲜食品并且想要在客户选定的半小时窗口里送达。为了实现这一目标,Webvan设计了极其先进的自动化仓储中心,建造这样一个仓储中心的成本是4000万美元,而每个仓储中心只能覆盖60平方公里的范围。他们还购置了大量当时还极为罕见搭配GPS的卡车并且设计了能自动规划最优线路的系统。

 

1999年6月,Webvan上线,由于便捷的服务和人们对互联网经济的好奇,它一炮而红,高达6.5%的旧金山家庭成为了它的用户。仅仅5个月之后Webvan就上市了,最高市值达到了80亿美元,是美国三大生鲜零售商的总和。但好日子来得快去的更快,2年后的7月9日,Webvan突然宣布停止运营,生鲜电商鼻祖的一生戛然而止。短暂的一生中,它烧光了12亿美元,股价从35美元跌到了6美分,平均每卖出一单就亏130美元。


当年这样的公司还有很多很多,它们都有一样的特征,都想要“改变世界”,拥有疯狂的高估值,并且一分钱不挣。它们中的绝大部分都迅速消失了。消失的还不仅仅是做应用的公司,基础设施运营商也纷纷倒闭,包括大名鼎鼎的世通和环球电讯。

 

不过互联网泡沫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丰富的遗产,直到现在,泡沫时间建设的光纤依然占美国光纤总里程的70%以上。即使是早已灰飞烟灭的.com们也不是什么都没留下来。亚马逊前几年收购了一个叫Kiva的机器人公司,现在Kiva设计的黑科技仓储机器人运营着亚马逊全世界的仓库,每天处理超过千万个订单。而这套系统正是基于Webvan当年的系统加以优化形成的。但相比这些看的见摸得着的遗产,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泡沫带着这个世界认识了线上生活。

 

许多人曾认为互联网应用根本没有未来,因为涌入的机构太多而真实的用户太少。20年过去了,挺过来的Priceline估值达到了千亿美元,比1999年最狂热时期还高10倍。而更加有名的亚马逊,尽管到现在也还没有实现全世界的书都由它卖出的梦想,但股价依然涨到了2400美元,是泡沫破灭后股价的400倍。而Google,Facebook,Twitter,Netflix,Airbnb, Uber等更多公司是在先烈者的灰烬里出现并崛起。

 

1999年曾有篇文章这样说:“互联网发展太快、太神奇,也太刺激,超出了人类理解的范畴,于是使用"泡沫"一词来形容,自然最稳妥、最恰当。但是,互联网本身蕴含着无穷尽的内涵,远远超过了我们目前最大胆的估计和预见。” 

 

20年后,没人再提泡沫的事,互联网技术早已改变了这个世界,并且丝毫没有结束的迹象。而另一个新的征程已经开始,这次的主角更年轻,出身更狂野,遭受了更多的质疑,这趟旅程也注定更加疯狂。

 

我和那对老夫妻早已断了联系。他们身体都好,十几年的光景肯定不在话下,可那部老丰田,到现在估计得30年以上了,再怎么保养大概也不能开了吧。我希望他当年买的股票里有Priceline或者亚马逊,也许老爷子拿着一直没卖呢,现在可以套现一些换个车,兴许还能买套房子,在属于自己的家中欣赏美丽的金门大桥。

 

祝福他们,也祝福所有为未来坚持的朋友。


  • 正序
  • 最新
只看帖主 楼层直达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