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崩溃论”盛行,囚徒困境下,70%矿机面临最后一搏?

f821c4a4ab 水手 发布在 矿业挖矿
 4276  1

矿业要崩溃了吗?

面对比特币挖矿算力从115E下跌至最低85E,我们眼前浮现了这样的景象:曾为全网提供70%算力的蚂蚁S9,正被矿工从货架上一台台取下,连灰尘都还没来得及吹干净就被扔进了垃圾堆。

类似“币价再不上涨,70%矿机将会面临关机”的言论,更加深了这种悲观印象。

矿业基石一旦被颠覆,加密货币将会随之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大量矿工出逃、矿机公司破产、币价下跌,交易人数骤减......在全球危机阴影笼罩下,即便做最坏的打算也不为过。

那么,“70%矿机被迫关机”这样的恐怖故事真的会发生吗?

1、70%的矿机将会关机?

“如果币价没有明显上涨,全网将会有70%的矿机关机。”

3月20日,鱼池联合创始人神鱼在一场访谈上这样说道。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意味着全网算力将会至少下降70E,算力回到2018年水平。当然,淘汰70%的矿机,算力也许并不会下降70E,毕竟S17这样的新一代矿机正在快速布局。

对于未来矿业形势,神鱼还给出了更加详细的预测,他认为:“今年这一次减半原本对矿工和矿机就是一次非常大的冲击。在减半前,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关机,基本S9这类矿机已提前退出舞台。如果在减半后出现暴跌,再加上全球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市场情绪恐慌,出现踩踏式出逃,有可能造成短时间的‘死亡螺旋’。经过洗牌期和调整,市场情绪逐步恢复再迎来一个新的周期。”

如果这种情况真的会发生,那么这样的洗牌甚至会导致矿机公司的破产,大量矿工逃离币圈。

“这种情况比较极端,市场是不可预测的,只能顺势而为。”神鱼补充道。

众多数据显示,这次矿危机不光正在淘汰矿机,众多小矿工可能也正“惨遭屠戮”。这又会加剧矿机淘汰的进程。

近期,加密货币资讯平台AMBCrypto一项调查报道显示,挖矿行业竞争已经变得非常激烈,小型矿业公司难以生存。

根据该平台的报道,比特币价格最近下跌对矿工打击最大,因其利润更少。无力承担费用的小型矿业公司正在关闭机器,这导致大型矿商正在垄断该行业。比特币挖矿难度为16.55 T,这使得小矿工很难继续经营。

矿工Kiven表示,小矿工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他认为,“世界各地都在发生混乱,一切似乎都陷入停滞,但在挖矿行业的竞争仍然非常激烈。大矿工正在强制并购,小矿工几乎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

那么,大矿工的日子会好过吗?事情可能并不那么简单。

Kiven认为,对于大型矿业公司来说,日子也不好过。他指出,

“大型矿场必须得到投资以应对各种风险,这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应对这次疫情导致的币价大跌。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当矿工有5-10兆瓦的大型矿场时,他一般不会立即出售挖到的比特币,一般的做法是将比特币囤积起来,等价格高一点再卖。”

“但是万一币价一时半会涨不上去呢?矿工就不得不赔钱挖矿,而如果币价一直涨不上去,大量矿场就有可能倒闭,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行业损失70%的矿机都是少的。”Kiven告诉情报局。

事实上,由于币价大跌,比特币网络挖矿难度正在下调。

据BTC.com数据,全网算力为94.11EH/s,24小时交易速率3.66txs/s,当前挖矿难度为16.55T,距离难度调整还有2天16小时,预计下次挖矿难度将下调13.20%至14.37T。

那么,矿业真的有可能像神鱼所说的那样,陷入死亡螺旋式的崩塌吗?

2、囚徒困境下,崩塌也许并没有那么容易

事实上,矿业崩塌并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仔细观察区块链浏览器中哈希值的变化规律,就会发现一个十分惊人的事实:币价早已跌破蚂蚁S9矿机的关机价,但实时算力并没有大幅度下降。

依据情报局此前大量采访与行业调研,目前S9提供的算力占比为30%-40%,该型号的矿机关机币价大致为6000美金左右,当币价跌破5000美金后,我们发现网络算力并没有迅速下降30%。

这是为什么?这里需要对“关机币价”加以解释。

关机币价是指当矿工发现在“当前价格”下,挖矿收益已不足以支付“综合电费”(综合电费包括矿场租赁、电费、运维等支出)时,用该款矿机挖矿将无利可图,矿工就会选择关闭矿机。这里提到的“当前价格”就是关机币价。

因此,单纯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矿工应在币价达到关机币价后迅速关机,以减少损失。

那么,既然比特币后续已经下跌至3500美金了,算力并没有大幅度下跌,这是为什么,难道推导过程出错了?

其实不是,原因主要有三个,这也是矿业并没有那么容易崩塌的原因。

首先,我们所谓的关机币价,不过是行业普遍用电价格,例如所谓“火电价格为0.35元/度”,这实际上是指行业平均用电水平。但是,实际上很多矿工的用电价格要高于这个价格,而有些大矿工的电价远低于该价格的,甚至一部分盗电挖矿的矿工是不需要支付电费的。因此,在同一币价下,只有一部分矿工会真的撑不住选择关机,还有很大一部分矿工则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因此,当我们说跌破关机价时,用的是行业普遍的电费水平,但不排除那些拥有便宜电费资源的矿工仍能运行老矿机。

其次,在“合同”约束下,矿工想要关机并不是“拉一下电闸”那么简单的。在目前矿业格局下,有矿工专门建矿场卖电卖矿机位,有的矿工只负责买矿机挖矿。

在矿机上架时,矿场会向有关部门申报用电量,当手续完全办下来,就不便于突然关停了。而对于无法支撑电费的客户,双方很可能选择把机器暂时租借给矿场来继续运行。

一旦这些矿机被矿场主接管,他们的电力成本会更低,运行老矿机不一定会亏本。

最后,矿工还会面临“囚徒困境”,这也导致矿工不那么容易关机。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是指两个被捕的囚徒之间的一种特殊博弈,说明为什么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囚徒困境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

该理论也能解释矿工境遇。如果S9矿机关机,全网算力将会大幅度下降,此种型号的矿机关机价也会大幅下降,这时候又有一部分矿工选择开机,这就是矿工的“囚徒困境”。

因此,在实际情况中,老矿机并没有那么容易全部停挖,矿业也就没那么容易陷入崩塌。

但是,随着新型号矿机的不断上架,老矿机被淘汰已是定局,难道真的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吗?非也!

3、丰水期是最后一搏

“丰水期的水电只要0.2元,云贵川的丰水期廉价电费可能是老矿机的最后一搏了。”矿工晓晨告诉情报局。

电费从火电的0.35元/度降低到水电的0.2元/度,这意味着什么?

“假设一个矿场的用电负荷为10000负荷,其他条件不变,当电价成本降低0.01元时,一年365天光电费就能节约100万元。”在计算具体用电成本时,晓晨告诉情报局,“那水电与火电0.15元的差价,一年有一千多万的成本差别。”

负荷:每小时能消耗多少KW·h的电量,10000负荷就是每小时消耗10000KW·h的电量。

“用电量10000负荷的矿场,容量也就7500台S9,而现在一个矿场几万台机器很正常,省下来的钱更多。”晓晨告诉情报局。

事实上按照目前一台S9日产币量0.000055908计算,7500台S9一年的总收益还不足400万。

而使用水电节省下来的费用就超过一千万。正是如此,丰水期廉价电力对矿工才如此重要,而这也有可能是S9这类矿机在“有限生命”中的最后一搏了。

“这次丰水期将会是小矿主们,也是老矿机们最后的机会了。”

对于丰水期过后矿业生态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晓晨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丰水期之后矿业会向着更加专业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野蛮发展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晓晨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随着行业规模越来越大,国家可能会进行进一步监管。比如,税收规范化,准入门槛提高。规模化运作以后,对小矿主就很不友好了。”晓晨说道,“以前几百万就可以开始干了,现在辄数千万,甚至过亿的投入。”

“通过规模化运作,才有可能降低费率,利润才有可能最大化。”晓晨告诉情报局。

左图为比特币全网算力增长趋势,右图为比特币挖矿难度变化趋势

同时,据晓晨判断,丰水期还有可能将全网算力推向新高度。2020年3月24日,比特币全网算力飙升到史无前例的95.34EH/s,丰水期期间,现有算力基础上会再增加超过30EH/s的算力,算力越多,每台矿机分到的比特币就越少。

同时面不断涌入市场的新型号矿机,也在进一步挤压老矿机的生存空间。

3月23日,比特大陆在官网正式发售S19系列新品矿机,并计划于5月发货。蚂蚁矿机官方人员表示,这两款矿机已经秒售了,这次矿机出售和期权没有关系。目前,比特大陆官网显示,S19矿机处于售罄状态。

显然,如果币价没有明显上涨,而新型矿机产生的算力却在不断升高,淘汰老旧矿机是必然的,丰水期的廉价电力则成为S9等一众矿机的最后机会。

  • 正序
  • 最新
只看帖主 楼层直达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