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矿币是新的生财之道么?

九级浪船员发布在 矿业挖矿
 4927  1

2020是减产年,除了比特币,包括BCH、BSV、DASH、ZEC、MONA等在内的矿币也将迎来减产。算力竞争让矿工们开始寻找一些边缘机会,而新矿币可能就是这样的机会。


目前,已有不少行业参与者在探索新矿币赛道。有交易所专门致力于发掘和推广新矿币;有矿工在分配算力挖新矿币,作为主流币挖矿的补充;有投资者将新矿币纳入自己的投资组合,并积极布道概念和玩法;也有韭菜慕名而来被套在山顶......


- 01 -

矿工挖新矿币是一场“比快”的竞赛


矿工是距离矿币最近的人群之一,新矿币的升值空间和币价波动吸引着矿工,而这个生态中的算力聚拢和竞争也在驱使矿工们离开。


今年以来到比特币312暴跌前,CKB、HNS、TRB等新矿币因为涨势喜人,吸引了不少矿工挖矿。哔哔News了解到有一些矿工因为有FPGA矿机,而且挖矿时间早,吃到了几倍的价格上涨利润。


但同时,矿工挖新矿币也是一场“比快”的竞赛。


小永是哔哔News采访到的一个矿机销售方,除了卖矿机,他自己也挖矿。小永告诉哔哔News,新矿币CKB原来是用FPGA矿机挖的,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日净收益还有36元,到三月份ASIC矿机C1上线,用FPGA挖CKB就几乎没有利润了。


所以,矿工挖新矿币,赚的是大算力、低功耗机型出来前的时间差。


“挖矿是看收益的,矿工买矿机挖矿,最先考虑回本,新矿币没有比特币那么高的全球共识,矿工对新矿币的忠诚度低,往往是什么币利润高就挖什么币,没利润了,算力就会切走。”小永如是说。


矿工挖新矿币,赚的也是信息差。


Darren是哔哔News采访到的另一位矿工,他坦言,因为和矿池关系比较好,他总能第一时间知道矿池要上什么币,从而能比别人更早地开始挖一些新矿币,享受到早期挖矿红利。


而根据哔哔News了解到的信息,有部分矿工的行动更是早于矿池矿场。一些矿工会在矿币上线矿池前就提前去挖矿,因为早期全网挖矿难度很小,如果新矿币后期发展得好,矿工就能获得很高的收益。


- 02 -

有人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被套在山顶


新矿币市值小,暴涨暴跌是常态,哔哔News查询到的几个新矿币币种,平均涨跌幅达到30-40%。


挖易联合创始人李培才在今年的一场AMA上也曾表示,新矿币投资风险比较高,虽然有很多新矿币能创造几十倍的超高收益,但是也有很多从价格高位跌下来,跌幅达到90%以上。


Darren:赚了一辆特斯拉


在聊到SERO的投资经历时,Darren说自己“恰巧投机了一把,赚到了一辆特斯拉。”根据Darren的描述,他们是在SERO价格2毛左右的时候买入的,SERO去年上线Gate.io后价格一度涨到2块6,赚了一笔。


Darren的投资逻辑给哔哔News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你想投一个币,你先看它有没有主链,有没有转账,有没有做沙龙等等。团队做一个币,它需要矿池挖矿,需要有服务器,需要上交易所,这些都需要花钱,钱从哪里来,当然是市场上面来。所以有些项目,它有投入价值,有运营成本,项目方要赚钱,你前期都可以买。”


其次,Darren还强调了投资节奏的问题。


Darren和朋友先后投资过SERO、PGS、EKT、BFC、HNS、TRB、POST(其中有部分不是矿币,但都是小市值币种),他们差不多都踩在了这些币的价格上涨区间。


币价涨上来后,价格空间没有那么大了,Darren又开始用FPGA矿机挖矿,通过算力优势跑在市场前面,做到了十几天回本。“节奏不能乱。”Darren如此说道。


投资新矿币对Darren而言似乎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但是对于其他买家,事情的发展则完全是另一个剧本。


亚伟:亏钱赚吆喝


星球日报曾报道过散户亚伟和乌龟币TRTL的故事。乌龟币曾一度在国外社区很有热度,代码更新频率在前20名,但项目市值却在千名之外。再加上乌龟币听起来比较有趣,logo好看,单价低,亚伟决定重仓,还在社区中积极布道这个币种。


2019年4月份,乌龟币上线,高点时币价涨了3倍,但也只止步于此。因为币价在高点的时候深度、流动性、买盘都很差,尽管亚伟花了不少精力,但是几乎没在上面赚到钱。


非小号信息显示,乌龟币近一年来的价格跌幅达到了85.05%。除了亚伟,相信还有不少散户被深套其中。而即使是近期很多人看好的一些新矿币币种,自币种上线以来,价格跌幅也可以用巨大来形容。


生态建设对价格和社区维稳的重要性


对于项目方而言,新矿币币价和社区维稳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SERO创始人之一Pope在采访中向哔哔News传达了生态的重要性:


“重点在于如何向市场传递信心。事实上,我们观察到矿币这种分类已经不再适用于对一类数字货币的定义,如果说以PoW共识作为分类依据的话,实际上最近很少有单纯以PoW算力奖励作为经济模型的新币种了,哪怕起初以比特币分叉定位的BCH也已经涉猎DeFi市场。


SERO也是一样。单纯靠SERO基金会去向社区单向布道SERO显然太低效了,现在SERO社区已经完全由生态主导,生态社区的规模也远远超出SERO原生社区规模。”


也就是说,除了较为常规的拉盘动作外,对于新矿币项目而言,如何做好做多社区与生态是尤为重要的,生态健壮有助于反哺项目发展。


有一些矿币项目因为没有中心化发行方,不做预挖,就有较为忠实并且较少受到利益驱动的社区,虽然币价仍然容易在外界影响下摇摆,但是社区基本实现了自成长。


- 03 -

早期投资人积极建设新矿币生态


新矿币可以说是潜力选手。目前市值排名前十的币种中,矿币占到半壁江山。Hash Pool创始人潘石曾表示,经过竞争和博弈,部分新矿币可能会晋升成为主流矿币。


而挖掘有潜力并且优质的新矿币,对于早期投资人而言是一件极其考验眼力的事情。一旦对项目产生认可,早期投资人也会不遗余力地帮助布道项目,以及构建社区生态。


Eric是新矿币项目Handshake的早期投资人。这是一个去中心化域名项目,项目代币是最近被炒得很热的HNS。


投资新矿币看潜力


Eric之所以会投资这个项目,是因为觉得去中心化域名市场有很大的潜力。“我觉得除了比特币之外,唯一被证明很有价值的就是去中心化域名市场,很难预测这个市场会有多大。如果一个区块链域名系统能占到传统域名的1%,那它就已经是一个排名前十的币了。”


此外,Eric还对Handshake矿工费的发展做了预测。比特币是作为一种电子现金诞生的,卖点是追求低成本转账,交易手续费(矿工费)一高,用户会抱怨。


但是Handshake不一样。“如果你运营一个很大的网站,需要修改域名,你是会愿意拿出5美金或者更多矿工费来修改域名的,这对矿工来说可能是一笔很大的收入。用的人多了,矿工费可能会超过每个区块挖出来的币。矿工有长期挖矿的动力。”Eric如是说。


正是因为看到了HNS的潜力,Eric在持续投资这个项目,以及对这个项目做推广。


在被问到投资了这个项目后做了什么事的时候,Eric表示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了更多的币,语气中带有一丝窃喜。


“我去找了一些其他的早期投资人,因为这个项目从开始做到真正发币已经过了两年,很多人开始不耐烦了,我就低价买了他们的币。”哔哔News发现,即使在加密货币市场暴跌的那两天,Eric也在朋友圈低价收HNS。


积极推广新矿币项目


Eric还找了一个团队,做了一个域名交易所,用来买卖HNS,做域名交易。“有了这个交易所后,这个币的推广就容易多了,因为普通人也可以去用。”


去中心化域名或许真的能成为一个非常暴利的市场。哔哔News了解到,在Handshake的一场拍卖中,顶级域名NB被出价到20万HNS,约合3万多美元。


而在谈到投资方向时,Eric表示自己并没有把HNS当作新矿币投资。“我们看项目不是这么看的,我们看项目就是看它有没有意义,会不会有人用,技术怎么样,做这个项目的人人品怎么样,至于有没有用模式,用了什么模式,不重要。”


今年,Eric打算把主要精力放在Handshake的推广上。“不仅仅是让更多人买域名,我希望更多人去真正使用这个系统,在这些去中心化域名上挂一些网页什么的。这些去中心化域名以后可能会和一些牛X的车牌一样流行。”Eric这样告诉哔哔News。


- 03 -

矿池和交易所是

新矿币生态中的重要参与者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312币市大瀑布之前,有很多交易所和矿池在布局和推广新矿币。


鱼池F2Pool创新区上线了包括HNS、BFC、CKB、IMG、SERO等在内的新矿币;币印矿池即将上线CKB和HNS;鲸交所上线了Grin和HNS;抹茶上线了HNS、IMG、SERO等;而Citex则将自己定位为矿币交易所,发掘了不少百倍币。


上线矿池和交易所对项目方极其有利


矿池和交易所是新矿币生态中的重要参与者。


主流矿池上线新矿币意味着对该矿币的认可,随着矿池算力的注入,该币种的挖矿算力会更去中心化,币种能做到更安全。此外,大矿池率先支持挖矿后,会带动其他矿池和矿工跟进,这对项目方而言极其有利。


交易所上线新矿币则意味着该种矿币将获得更大的交易敞口,币种流动性和交易深度都能有所改善。


矿池和交易所为项目方提供推广支持


无论是矿池还是交易所,都在积极发掘和推广优质的新矿币项目。


C网目前已经上线近80种矿币,其中大部分属于小市值矿币。


在提到如何发掘潜力矿币时,vivi告诉哔哔News“很多优质矿币都是海外项目,所以Citex和海外的矿工社群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此外,C网也有自己的矿币研究院,研究员们会主动发掘一些价值被低估,或者有实际落地价值的矿币项目。”


新矿币项目在发展早期往往比较小众,就算有一些技术进展,项目爆发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积累。但是通过上线矿池和交易所,通过这两方的支持和布道,新矿币项目能更好地被矿工和投资者发现。


哔哔News采访到的矿池和交易所都表示,会联合媒体和社区代表的力量,为上线后的新矿币项目提供宣发和推广支持。


例如,鲸交所战略投资了Grin和Handshake的第一代ASIC矿机,以此联合矿机厂商、矿池矿场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挖矿服务;此外,鲸交所APP上还接入了Handshake域名拍卖,让用户可以更方便地参与域名竞拍……


而反过来,优质的新矿币项目也是矿池和交易所所需要的。


币印矿池大客户主管刘亢在采访时表示“矿池和矿工也在寻找优质币种。”很多新矿币项目因为市值小,潜力大,一旦受到关注,就能表现出很强的爆发力,这能为交易所带来一些用户流量,也能为矿池矿工带来不小的挖矿收益。


事实上,诞生于2009年的比特币也曾是一种小市值矿币,我们惊讶于比特币一纸白皮书竟能衍生出如此丰富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社区,以及其中独特的新矿币生态,下一个主流矿币会从这些新矿币中诞生吗?

原作:哔哔news

  • 正序
  • 最新
只看帖主楼层直达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