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信任体系

Derevon 副船长 发布在 技术交流
 7930  0

第三方信任模式在互联网的连接加速之下,迅速扩张,互联网增加了第三方信任模式的数量,同时也增加了这种信任模式的脆弱性。就像给一个背着货物的人身上不断地增加重物,这样固然可以托更多物品,但他总会面临压死他的最后一件货物,此时将货物分到更多的人身上是一个明智之举。第三方信任模式将会被新的模式所取代,这种信任模式就是免信任模式,目前也有可以实现这种免信任模式的工具,那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会慢慢承担起原有的第三方信任模式原来的工作,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它将会取代所有的第三方信任模式。就像负重的背货人,起初负重最多的人不愿分担,因为这样他可以获得更多的酬劳,如果他一直不愿分担,总有一天会被压垮,一个被压垮还引不起大家的关注,当不断地出现被压垮的人,继而最能负重的人被压垮的那天,人们才会真正意识到,才会行动起来。

区块链作为解决“第三方信任模式”的最伟大的创举,随着比特币大旗而出现,可以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的先锋队。区块链不仅仅是为了解决货币信任体系问题,更是为了解决社会信任体系问题而出现的。

全新的信任体系并不会一天被建成,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需要更多人的努力。因为它要解决的不是某一特殊领域的问题,而是全球社会信任体系。就如同互联网并不是仅仅解决计算机与计算机之间的连接问题,而是解决或者说塑造了一个世界的全新的连接体系。

连接是关于主客体的问题,有连接也就是主客体的出现,信任问题就开始出现。互联网塑造的互联世界,必然需要一个全新的信任体系———面信任体系。

我们从直接交换时代的免信任时代进入到第三方信任时代,已经过了漫长的时间。为什么说直接交换时代是免信任的呢?因为直接交换是物品与物品的直接交换,不用担心你给出物品,对方的物品不会给你,从物品交换的角度是免信任的,你可以对商品的好坏不信任,但是不用对交换本身不信任。然而,这种直接交换随着时间推进,大大地阻碍了商品的流通,此时第三方等价物开始出现,也就是第三方信任体系时代开启,第三方信任模式一直发展到今天,还将存在很长的时间。第三方信任体系是以不信任为前提假设而出现的,它的条件假设就意味着它的脆弱性,在互联网连接一切的现状下,脆弱性越来越明显,此时,必然就需要一种新的解决方案。所以,面信任的区块链的出现是有其历史必然性的。它担起了最新一代信任体系的大旗。

区块链的出现于发展和所有人类的发明一样。都遵从人类认识事物的过程秩序,人类认识事物,总是由个别的特殊的逐步扩大到一般的事物。人们总先认识许多不容的事物的特殊本质,然后才能有可能更进一步总结出里面的共性,也就是共同的本质。区块链的认识过程同样如此,比特币出现之后,有了莱特币,在到后面的各种加密山寨货币,每种山寨币或改算法、或改共识机制、或改容量大小等等,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区块链这种核心结构。这才被大家概括总结出来作为一个一般事物,这种一般事物———区块链又在此基础上产生出来更多特殊性的产物。

在这个过程中,山寨币发挥了必不可少的作用,如果没有山寨币的出现,区块链结构也不会被人抽取出来,也就不会出现目前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具有契约功能的区块链2.0时代。也正是以太坊的出现,由提高了我们队区块链的认识。

在信任体系内,货币和契约是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就是契约的区块链智能版。区块链在继比特币、以太坊之后应该如何发展呢?我们以为应该着眼于第三方信任体系下出现问题的领域,将解决信任问题放到战略高度去思考,因为信任是主旨,有人可能说区块链天然免信任,任何项目都是如此,正是天然免信任才说明它是第一个需要被思考的问题。现在很多项目将重心放到去中心化,但去中心化只是区块链必备的一个手段,如果没有解决任何信任问题,那么终究会是一个失败的项目。还有在区块链时代之处,就妄想建立区块链操作系统这种项目,完全是在将结果当做开始在做,区块链的世界是在将来才会完成的,是被一个一个项目塑造成的,而不是建立一个所为区块链操作系统,让大家在之上建立区块链世界。这无疑是一种空想主义。

在区块链的发展中,还会继续出现泡沫,这是必然的。对于区块从业者来说,需要的是思考如何创造出解决信任问题的项目,对于投资者来说,辨别项目是否解决了信任问题,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