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广播:

SimpleChain社区观察 | 2019年07月21日

请叫我小鸡蛋水手发布在 SIPC/上链
 6419  0

二十税一的SIPC基金会

纳卡魔多 2019.7.20


基金会是公链生态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一般由基金会来支持开源链码和生态关键应用的开发。
区块链基金会一般都是非营利性组织,没有法币账户,主要资源是数字资产。
目前各大基金会使用的都是自愿捐赠的模式,自愿捐赠是一个不怎么靠谱的事,人性趋利,项目到了成熟期要募集就会越来越难。
以太坊2019年的春季报告中说基金会目前持有的 ETH 占总量的0.6%(约1.7亿美元),
未来12个月,基金会计划为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上的关键项目投入3000万美元。
目前来说,以太坊是运作最成功的区块链基金会之一,它成功的实现了对社区的基础维护和有效激励。
但是以太坊有一个问题,就是基金会的资源迟早会面临枯竭。
SIPC基金会有一个独特的模式,就是通过智能合约自动向矿工收税的模式,税率是二十税一,就是5%,矿工每挖一个块,就会自动给基金会打1个SIPC。
这个税率会每年减半,直到慢慢消失。
这种机制,保障了基金会拥有充足的激励资源,而不会眼巴巴的等着大户捐赠,也不会因为资源枯竭而想着去改变共识机制。


2019.07.20 秋水不是诗人


今天谈一谈区块链世界技术上普遍的“先宣传后实现”的现象。 我觉得这个现象不能一概而论说它不好,毕竟有些技术的确实现需要时间。但是那些空气币之流,空谈技术,没有实现的可能,那自然是下下之选。这样的行为实在不可取。相比较之下,波场算是一个位于中层的例子。虽然它早期有宣传过头的嫌疑,但是后期随着项目的发展,一方面招了比较靠谱的开发人员,另一方面则是各个承诺也在代码上稳定体现。例如稳定币、匿名币。这些是可以从代码上看出来的,做不了假。另一个较好的例子是bystack的侧链vapor,对于这个项目,我个人关注时间比较久,今天也刚刚上线。我个人恰好和比原架构师王学长相熟,平时也在微信上交流。感觉他们不论是宣传还是技术实现上也是实打实。虽然他们的BBFT共识在github上没体现(至今Github上仍是DPOS的代码,仔细分析下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在交流中的确有感受到他们技术上的追求。这方面做的最好的自然是我们的SimpleChain了。宣传上靠谱,不夸大。技术实现上更是有条不紊的行进,难能可贵。


2019.07.21 李维没有丝


今天看到了@NervosNetwork 发布了新的PoW哈希算法EagleSong,突然让我意识到起源于杭州的三个公链都是PoW的,@比原链 还有@SimpleChain 。不禁让我感觉到了原生与杭州的区块链的团队的执着。在圈内的一些历史报道和大佬的接触中,似乎能够拼凑出这三条公链之间有趣的历史关系。比原链创业自最老牌区块链媒体巴比特,巴比特同期存在过一个区块链媒体壹比特,当时双方合写过国内第一本比特币的书《比特币》,然后壹比特分化成为了嘉楠耘智、鱼池、保全网,保全网又分化出了秘猿和imtoken。秘猿再次孵化出了Nervos,而原保全网的另一支队伍在社区发起了SimpleChain。我作为一个外部人看起来,觉得这些人真的是爱折腾不安分,但是转念一想也正是这种硬分叉式的发展才有了现在的区块链行业,也说明这个行业的发展足够快速。看到Nervos的拖鞋、程序猿手办,SimpleChain的草履虫,感觉真的都是一些科技树点歪,不务正业的技术团队,但这不正是以前所追求的所谓硅谷车库创业精神么。

  • 正序
  • 最新
帖子暂无回复,回帖抢沙发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