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广播:

以太坊之后,为何V神不想再次成为掌舵人

巴比伦社区船员发布在 ETH/以太坊
 10038  0
作者 | Dominic Powell

编译 | Rivers


在加密货币这个领域中,每天都充斥着喧嚣的声音和偏激的派别之见,大人物比比皆是,而以太坊创始人V神无疑是其中的一股清流。


这个25岁的加拿大 (俄罗斯裔) 年轻人语气温和,如果愿意的话,他其实比大多数人都更有吹牛的资本。他17岁时创建的以太坊区块链平台是2017年到2018年加密货币繁荣的根基,该平台市值超过193亿美元(271亿美元),并有无数项目在该平台的基础上建立而成。


企业以太坊联盟 (EEA) 拥有英特尔、微软、摩根大通和三星等成员,该项目目前的开发包括了“分片 (sharding)”,这是一种新的权益证明共识算法和数据管理方法,旨在解决当前以太坊面临的一些可扩展性问题。


但尽管如此,Vitalik 还是选择了低调行事。除了偶尔在推特上明确地表达一些自己对于争论的观点之外,这位创始人尽量避免发表对加密货币领域产生较大影响的言论。然而,这位区块链先驱曾表示,他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再创建另外的项目。


最近,Vitalik 在参加 Startupsmart 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虽然行业中的大人物的确让发展变得更加困难,但其他人的不专业“让你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性脱颖而出”。


Vitalik表示:“加密货币行业绝对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它把所有最诚实和最理想化人会聚在一起,当然还包括一些最狡猾的人。”


“同一行业的不同领域之间绝对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在以太坊这一行业,我会努力帮助那些善良的人,鼓励他们发挥最大的价值。”


2019:以太坊发展的绝佳时机


Vitalik将于本周在悉尼参加EDCON (全球以太坊社区发展峰会),这是他第二次来到澳大利亚。虽然会议主要集中在以太坊发展的各个方面,但 Vitalik 表示,他会把重点放在讨论 Casper CBC(以太坊平台正在开发的一种全新共识算法)。


开发这一新算法是以太坊“2.0”路线图的一部分,V神表示,尽管自2017年制定初步计划以来出现了一些调整和挫折,但整体进展较为顺利。开发团队已经为其新的股权证明网络启动了测试网,推出2.0协议指日可待。


他表示:“以太坊2.0的协议,包括权益证明和分片技术 (sharding) 在内 ,将很快得以完成。我们在研发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


“我认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发展速度实际上提升了不少。在此之前,我们有很多技术上的不确定性,前提是这些东西真的能够有效地构建。而在大约一年前,这些问题最终都得到了解决,正是从那时起,相关开发工作真的开始进入了正轨。”


Vitalik还表示,目前区块链领域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比如 Maker 和 Augur 这样的项目,这些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让人们“兴奋不已”。


在以金融为中心的领域之外,Vitalik还提到,一些项目正在走向大众市场,比如有一个寻求使用智能合约来自动支付保险的项目——Etherisc。


可扩展性、安全性问题


同时,这位创始人承认可扩展性仍然是当前区块链开发者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他表示:“我认为,人们就是在等待可扩展性的实现,尤其是那些不以加密货币或金融为中心的应用程序。”


“如果你所做的一切都与交易加密货币相关,那么你每笔交易支付57美分 (交成本费) 并不重要,但是对于那些想使用区块链来进行与金钱无关的事情的普通用户来说,我们就需要降低成本了。”


“这是以太坊2.0工作中的重要一环,也是我们为可扩展性所努力的关键一步,至于它们推出时会带来什么成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但可扩展性并不是阻碍区块链领域发展的唯一因素。Vitalik还指出了安全性和可用性方面的问题,诸如出块时间仍然是业界争论的焦点。Vitalik表示,他希望看到从出块时间将减少至一定程度,使得发送交易能够像确认信用卡支付一样迅速。


在安全方面,这位创始人指出,私钥丢失或被攻击是加密货币领域的一个大问题,这一问题常常被低估,因为“人们会觉得这些问题太过尴尬,不敢谈论它”。


Vitalik提到,一些项目正在寻求解决私钥的漏洞问题,他对此表示期待。


他说:“在最近推出的解决方案中,我最喜欢的是HTC区块链手机项目。这种手机中有一个安全度极高的硬件芯片,因此你的区块链钱包可以免受安卓系统的一些安全风险的影响。”


“它还带有一个社交恢复机制,你可以在三个受信任的联系人之间分散你的部分私钥,如此一来,如果你的秘钥一旦丢失,他们也可以帮助你恢复。现在可能还为时尚早,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它已经救过我一次了。”


Vitalik: CEO 的身份并不适合自己


在25岁时,Vitalik已经完成了许多创始人要花费多年要做的事情,但当被问及在完成以太坊平台上的工作后,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时,他表示并不确定。


“这很难说。在未来几年内,以太坊本身肯定会需要继续投入更多工作,然后以太坊上就会出现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然而,他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不想再次成为一个项目的创始人,他表示“首席执行官 (CEO)”并不适合自己。


Vitalik 说道:“我不确定做一个项目创始人是否适合我。人们试图给我安上一个首席执行官的帽子,但我内心觉得自己更像一个知识分子,而不是首席执行官。”


“世界充满挑战、妙趣横生,而且不可预测,所以肯定有很多不同的事情可以做。”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本主题由 He1l_Q 于 2019-04-19 11:20:37 移动
  • 正序
  • 最新
帖子暂无回复,回帖抢沙发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