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广播:

yee创始人:叫板微软和苹果?谁说中国没有技术性创业公司!

Tetris副船长发布在 YEE/亿币
 42660  4

       这篇文章是yee创始人张磊2016年4月6日的旧文,刚好满3年,三年磨一剑,转载给大家阅读下,yee是不是垃圾,是不是空气,相信大家随着了解的深入,会有自己的判断,图为yee四个创始人的旧照,三个华为老兵(均在华为工作8年以上):


        这段时间做了很多场不同类型的交流,虽然枯燥无味,当讲到我们的技术优势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一点点的自得。无奈的是,真正认真听我们掰扯并和我们互动的并不多。大部分人只是礼貌性的表示“听起来很NB啊”,其实内心一定在说“吹NB”。的确,“一个中国团队认认真真的做技术”听起来就不怎么靠谱。因为大家都喜欢去讲自己所谓的模式,讲自己又踏进了风口,讲自己如神明一般掐指一算力挽狂澜。因此各种PR里面的包装,100%都是精心设计的社交语言。发的不当真,看的更不觉得有什么,最高境界就是敌我双方一顿拳打脚踢,互抬身价,于是乎,当你认真的去说一件事情的时候,得到的最高评价就是“吹NB”。


       几个月前,我们对外宣称了一个技术指标:“双向丢包70%,YeeCall的音视频还能够正常传输”。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也没有人质疑什么。直到两周前,有一位在苹果FaceTime工作的工程师通过好朋友委婉的传达了“吹牛皮也要讲科学”的提醒,我们才有了录制一段视频说明这个技术特性的冲动。无他,只是想说明在中国,还是有认认真真做技术的团队,还是有工程师文化的公司存在。


       YeeCall这个产品最初就是家骏和我抽烟时候的一个想法:一束光能否把你传输到眼前一块扯淡?通常来说,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忘记,会有无数新的更Sexy的想法诞生。如果是在大公司,这样的想法幸运的被老板看中的话,经过调研、论证,各种战略分析,战术部署,各类吹捧或者挑战,最后,大部分就没有最后了。所幸的是我们基本没有财富的恐惧了。家骏又是少见的怕麻烦的家伙。他辞了职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重新学习数学,一边开始学习各类新式编程武器,做一个自由的工程师,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想到就干”,这就是我们认可的“最朴素的工程师文化”。我想,如果不是我们有了几年的积累,也没有实力可以这样肆意妄为。


       但是所有的事情,当你真正投入期间的时候,才发现浪漫的旅程,竟然是一条荆棘之路:首先,完全没有方向,无头苍蝇一样瞎搞,一度都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这个只能用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麻醉自己;其次,我们不想像很多团队那样,拿一堆开源代码改吧改吧就充数了,只能自己看Paper,搞实现,一点点琢磨;最后,做一个Demo出来容易,想要产品化、工程化,势比登天。更何况,我们一直在思考能否把这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实在是没招了,我们用了最笨的方法:计算着粮草弹药,和时间做朋友,用老中医的钻研精神,做好用余生去做一件事情的准备。到现在5年时间,略有小成。这就是我们理解的Geek精神,当然,是一种比较傻和笨的Geek。我的一个多年的好朋友,静静的旁观了全过程。然后他发现,当年那些比较聪明的家伙,还在山脚不断的变换阵地,每天依然打的热闹非凡。而我们这些比较笨的家伙,不经意间已经走到山腰。(今天,他也以老军医的身份,加入了我们如此傻和笨的团队)


       前段时间,一个投资人朋友来探营,得知我们的工程师团队只有十几个人,非常的惊奇。进而断定我们一定有很多博士、很多头衔,并举例某某公司,创始人的头衔就写了2页PPT,产品更是NB到太阳系(这个和我们的宇宙第三有的一拼)。结果他发现我们只有一群老中医,顿感无趣。我们也很好奇那家公司(抱歉,以前没听说过),就下载他的APP来用,结果注册流程都跑不通。更加惊奇他号称的全球500万用户从哪里来的?APP STORE上是能查到的数据是近一年有9万5千多个下载,Google Play上有1万3千多个。给团队show人家的辉煌履历时,我们得到一个意外的惊喜,某入职不到一年正在苦苦学习和研究我们系统架构的工程师哇的一声:老子当年也做过国际电联音频组的首席标准代表啊!我们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掉了这么一个NB的title。更加惭愧的是,我写BP包装团队的时候,所有人就一页纸,家骏老人家更省略到一句话“《华为十年》之作者(详情可百度),2008年加入百度,历任ITE总监、系统部总监,2011离职开始写代码,一直写到现在”。如此简陋,简陋到大家都说装逼得有点不负责任。其实主要是你每天有那么多的问题要研究,有那么多的代码要写,恨不得写一个帮助自己编码的AI,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吹NB,去参加各类蛋疼的会议,去搞那么多装逼的头衔?我想,如果你真正NB,你的名字就是唯一的标志,无需更多的Title。


       去年,偶尔见过一个知名投资人。我刚要讲讲我们的技术优势,他就对我说:“这个领域你就不要吹NB了,我们投了AXX,他们是XXX,他们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去硅谷都是XXX接机,你们和他们比技术就没意思了啊。”说实话,我们很敬重A公司,他们是业界的元老,也有成名的作品。作为创业公司,我们很希望他们发展顺利,说不定以后还有可能并购进来。结果,今年,该公司拓展客户的时候,竟然主动的提到YeeCall是竞争对手且把我们说得很Low。我去,谢谢啊,一个做2B模式的公司,和我们做2C模式的公司是竞争对手?天地良心,我们每次遇到合作伙伴向我们索取SDK,我们不做这个模式,可是都推荐你们的啊。


       最近,圈内流行一个段子“天朝都在送外卖,大洋彼岸都在太空竞赛。”甚至上升到国家民族竞争力的高度。身处其中,我想中国的创业者都有自己的辛酸泪。起码,我们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就想发个财赚个钱,解决一下财务自由问题。等跨过了财富恐惧这一关,第二次创业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为生存而战,学别人讲情怀。然而你自己心里知道,你就是个屁。跨过了生存的门槛,第三次创业,你才懵懵懂懂的意识到,自己在追求什么。少了一些浮躁,更加简单和淡定。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很普通的人,什么阶段就做什么事情。唯一不同的就是,我们在意是不是在一个正确方向上长期积累,自己是不是认可自己做的事情。创业维艰,没有高低之分。只要是在创造价值,旅行也能做出情怀,头条也能做出气质,外卖也能送出水平,天朝的玩法也能满世界的复制。等你强大了,成功了,你爱怎么总结就怎么总结,经验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2015年初,我们组建了公司,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系统化的去运作YeeCall。为了做到产品的极致,也要开始讲公司经营的灰度。作为一个公司,首先是生存,其次是好坏,最后是伟大,我们也无法超脱这个规律。所不同的是,我们经过很多年的积累,有实力去义无反顾,有能力去挑战巅峰,有梦想去点燃生命。   

  • 正序
  • 最新
只看帖主楼层直达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